好书推荐《美人在骨》温尽墨苏桃时全文免费试读

来源:本站2019-07-07189 次

好书推荐《美人在骨》温尽墨苏桃时全文免费试读

精彩章节试读:夜幕来临,一日的忙碌结束,苏桃时又想起自己想为温涂治疗眼疾一事,犹豫再三,最终决意过去温涂的房间一趟。

“拜托你清晨不要扰我睡觉,你看我这乌青的眼底,都是拜你所赐!”苏桃时没走几步便听见樱草抱怨的声音。

“是是,在下知道了。

”温涂温文尔雅地回应。

苏桃时抬眼望去时,温涂刚关上房门。 她有意与温涂保持疏远距离,主动去敲门不符她一直以来的行事标准,于是转身,回房,此事且放一放吧。 温良乔装打扮,带着搜寻小队,从边疆兴元一路探寻温尽墨的踪迹。

五日前,温尽墨接到圣上从首府颍昌传来的圣旨,命他回颍昌商议大事。

温尽墨早已知晓军中有古阖国安插的眼线,此行从边疆回首府,路途遥远,古阖国一定会趁机对他不利。

季昌国的西疆与宁夏国、古阖国、大理国接壤,宁夏国和大理国在富裕强大的古阖国买通和教唆下,频频在西疆滋生事端,古阖国趁季昌国不堪两国扰心之际,率兵进攻,季昌国已将兵力尽数调往西北疆和西南疆,正西疆域兵力不足对抗古阖国的进攻,竟被古阖国一路进攻直成都府。

温尽墨领兵从颍昌出发,前往成都府对抗,最终将古阖国击退,为了西疆安宁,圣上令温尽墨驻扎于兴元,镇守西疆。 如今,温尽墨率部驻守季昌国西疆已逾五年,这五年来,西疆虽时常与古阖国发生战事,但大理国和宁夏国摄于季昌国国力强大,一直安安分分,只偶尔在古阖国的教唆下生事端。 古阖国将温尽墨视为眼中钉,暗杀时常发生。 此行从兴元回颍昌,古阖国自然不会放过暗杀的机会。 温尽墨提前安排心腹温良埋伏在均州途中,以防不测。

但温尽墨未预料到,对他下手的,竟是自己的手下,就算温良接报前来支援,也来不及救他。 背后挨了一刀的温尽墨在深山中躲避手下叛徒追杀,逃至临水县山林时,被叛徒一箭几乎射穿左肩,忍着剧痛甩掉追杀后,终于体力不支,晕倒在山林当中。

温良心急火燎前来支援,不见温尽墨,只能怀着怒火追捕逃跑的叛徒,将叛徒捉拿后,于临水一带搜寻温尽墨的踪迹,搜寻了五日仍不见温尽墨踪影。

温良跟着温尽墨多年,也有些谋略头脑,若温尽墨失踪一事被朝廷知晓,一直堤防温尽墨的定北王一定会趁机觊觎温尽墨的兵权,于是默默将消息封锁,只求能尽快找到温尽墨,再作接下来的打算。 -温尽墨在苏家又停留了五日,这些日子外头也较为安定,或许古阖国已经认定他已经死了所以才不再作出举动。

但军中一定也乱了,想到这,温尽墨以未烧尽的木柴于地面留下“后会有期”便趁夜离开了苏家。

苏桃时于清晨醒来,欲去查看温涂伤势时,才发现人已经离开,虽然未帮他治疗眼疾有些小小遗憾,但并未再作细想,继续像往常般晒药采药,行医治病。

朱昼忙碌完外头的事情,回到自家刚坐下,管家便笑盈盈地走过来,笑着跪在朱昼面前道:“老爷,您吩咐的事情,妥了。

”朱昼匆匆吞下口中的茶,脸上有些期待地追问道:“是找到暗中收美人的人了”“正是!”管家心头有些骄傲于自己办妥了老爷交代的事,抬头笑着答道。

“好啊,好啊!”一想到苏家大宅还有苏家的财产即将落入自己手里,朱昼兴奋地有些控制不住地哈哈大笑,“快快传话给那人传话去。 ”“老爷,听说那收美人的人,不接见传话的,”管家脸上掠过一丝为难,“恐怕要劳碌老爷亲自去说了。 ”“竟然还摆架子”朱昼有些不爽,但为了能尽快将苏家财产囊获手中,他也不计较这一点了,“知道了,带路。

”朱昼说罢,放下茶杯,往外走去,管家急忙跑到前头,躬身哈腰地引着路。

-季昌国圣上季威于十年前登基继位,继位前夕,定北王季铎公开宣布对皇位毫无兴趣,季威顺利登基,安心治国,如今国泰民安,是百姓公认的好皇帝。 胞弟季铎深得其心,圣上对胞弟季铎从来关爱有加,特赐定北军兵权,令季铎镇守北疆一带。 北疆一向安宁,只偶尔与邻国发生摩擦,季铎与邻国签订友好条约后,北疆安宁至今。 季铎因此立了大功,获“定北王”名号。 颍昌,季昌国首府所在地。

定北王府内。

定北王府的装点一切从简,但占地面积十分广阔。 定北王早已有正室,但其每日都于不同的房间走出。 定北王府虽然一切从简,但府内有上百间豪装点饰的卧房,如今这百间卧房,已有过半有人入住。

住下的,都是定北王喜爱的美人。 当年,定北王为令圣上安心,故意迎娶县令之女为正室,对外宣称只有这一个夫人。 定北王妃楚玉怜,听闻定北王对自己爱慕,不曾细想便应了婚事。 定北王形象温文尔雅,具有季昌国第一美男的称号,且行事理智,性情温和,能嫁给定北王,是几世修来的福分。 清晨,定北王儒雅地笑着,从某间卧房走出,慢悠悠关上房门。 门内,是昨日刚来的美人,正于床上陷入梦寐,脸上挂着淡淡笑意。

与美人一夜销魂,定北王的心情很好。

这美人也与此前的美人一样,被惊魂掳来,惊然发现定北王站在自己面前时,更加惊吓慌神。

定北王最享受的,便是安抚惊魂美人这一段“前戏”。 一番巧言令色,令美人主动投怀送抱,尔后床上翻云覆雨,好不自在。 但这些美人,只令定北王开怀一次之后,便被弃之不理。

定北王回到自己的卧房,对着铜镜整理自己的仪容,镜中的他,温文尔雅,一袭青衣,脸上挂着儒雅笑容。

“王爷,小的办事回来了。

”正悠闲整理仪容的定北王,听见门口传来话音,听出是派出去寻美人的主事。 “进来吧。

”定北王淡淡道。 “王爷,”主事先躬身行礼,尔后语气欣喜地继续道,“昨日,小的在均州一带,找到了一位绝世美人。 ”“哦真是好奇,怎样的美人,能称为绝世呢……”定北王浅浅笑着。 “此美人有一点美中不足……不知王爷是否介意……”主事言辞有些闪烁。

“不妨直说。 ”定北王对着镜子,轻抚鼻尖。

“听闻,此美人多年行医,身上有浓浓的药材气味……怕……怕王爷嫌弃味道……”主事支支吾吾。

“是吗,”定北王来了兴致,多年来,他收集的美人多数静待深闺,女大夫,还是头一次听闻,“听着,很有趣,速速带来吧。

”“是!”主事闻言心中大喜,匆匆退下。 定北王妃目睹定北王从偏房走出,一副兴致盎然的样子,自然知道,昨日,他定过得很销魂。 不像自己,多年独守空房。 待定北王离去,定北王妃径直推开房门,也不顾及会惊扰到美人睡梦。 美人被开门的声响惊醒,睁开睡眼惺忪的双眼,赫然见到屋内坐着穿着华贵、目测至少年过三旬的贵妇人。

摄于这贵妇人气势逼人,美人惊怕中坐起身,由于身上**,只得用被子遮住身体,不敢开口问询。

“昨夜可是让王爷快活了”定北王妃淡淡道,仿佛问及旁人的事般。 “……”被问及羞涩之事,美人不知不觉红了脸颊,不敢应答。 定北王妃抬眼看了美人一眼:“看来十分快活啊。 ”定北王妃见她的反应,自然也了然于胸,这种事情,已经如日常,定北王妃早已麻木。 “来人呐,”定北王妃慢悠悠起身,门口闻声走进来两名精壮男人,“好生伺候吧。

”定北王妃走出房门,背后,美人的惊诧还挂在脸上,精壮男人手起刀落,连一声惊呼都来不及,美人的皮,已被整张剥下。

展开阅读全文。

  • A+
所属分类:情感婚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