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林中双墓晋汉奇侠传最新章节

来源:本站2019-07-1217 次

第一百一十八章 林中双墓晋汉奇侠传最新章节

那日章应闲离开晋国军营之后,一路向北而行,沿途打听去苍穹山庄的路,这日刚好到了这座山林。

他性格向来颇为急躁,心里想着离武林大会不到一日,生怕错过了这场盛事,于是又马不停蹄,连夜在山林之间赶路。 章应闲路过这里的时候,发现树丛中隐约躺着一个人,他疑心有人受伤,翻身下马查探,发现那人全身是血,身上还有两道刀伤。

章应闲不待思索,立即为那人点了穴道止血。

那人身子微微动了几下。 章应闲见他心脉尚存,鼻中也有微弱的气流,不知他能否支撑过今晚,因此坐在一帮细细观察,未过多久,由于身体非常疲惫,他就靠着木桩睡着了。

如今向天抒已经苏醒,章应闲心中悬着的石头终于落地。

他望着眼前的这个小乞丐,问道:“向兄弟,为什么你全身是血啊?到底发生什么事,说出来听听,兴许我可以帮得上忙。

”向天抒想起与自己同行的兄弟,这时都已丧生通天邪主的掌下,而自己劫后余生,仍然心有余悸。

他强忍住悲痛,哀叹地说道:“章大哥,实不相瞒,我是定州丐帮弟子,奉帮中长老之命前来瀛州寻找帮主穆于淳,今晚路遇一群歹人,他们出言不逊,侮辱我丐帮,我与一群兄弟出面讨个说法,谁知道那些人蛮横不讲理,出手忒重,将我们赶尽杀绝。

若不是小弟性命大,这时恐怕已经鹿死人手。

”章应闲平日喜欢打抱不平,这时得知向天抒的遭遇,心中极为愤怒,他“嗖”地起身,询问道:“向兄弟,那些人在什么地方,我们现在就去找他们算账。 ”向天抒指了指身旁地山坡,说道:“就在上面。 刚才被他们追得太紧,我就不顾一切跳下来了。

”章应闲正声说道:“我们这就上去。 ”说完伸手去拉向天抒。 向天抒迟疑了一会,最后还是伸出手,接着章应闲之力站起身来,说道:“章大哥,那些人武功高强,尤其是领头的中年男子,他出手迅速,掌风凌厉,我们还是避其锋芒为好。 ”章应闲心想:“听向兄弟之言,那人原来使得是掌力,难道是拓跋济予?那日在刑州与他交手之后,就再也没有碰到过他,没想到他也道瀛州来凑热闹。 这回不由分说杀了丐帮的弟子,其行为简直令人发指。

”想到这里,他淡然地说道:“向兄弟,你不用太担心,这人我认识。 我曾经与他交过一回手,若不是被他花言巧语骗过,我早挥剑取了他的性命,就不会有今晚的事情发生了。 ”向天抒此时将信将疑,眼前的这个人看起来才十七八岁,不过比自己大半岁,竟能够让通天邪主畏惧。

他正在思索着,章应闲催促道:“我们赶快上去吧,不然那些人就走远了。 ”向天抒点点头,与章应贤摸着乱石杂草爬上山坡。 通天邪主等人已经走远,树林之间只剩下那些丐帮弟子的尸体。 一群乌鸦正在尸体上面叼食人肉,见到有人过来,立即扑动翅膀,哗啦哗啦地成群结队飞走。 向天抒见到此情景,眼泪忽然流了出来,泡淘大哭道:“兄弟们,没想到我们一路同行,没能等到寻得穆帮主,倒反而让你们丧身在这荒郊野岭,遗体还让乌鸦践踏,我对不起你们啊。 ”章应闲从小在幽寂谷长大,并未见过这么多死人,这时被向天抒的话感染,愀然说道:“向兄弟,你节哀顺变,人死不能复生,我们还是找个地方将你的兄弟们好好安葬吧。

”向天抒闭着眼睛,缓缓吸了一口气,无奈地点头答应。 两人在树林里挖了一个大坑,将那些丐帮弟子的尸体掩埋好。

章应闲以为是拓跋济予和手下的党项武士所为,这时对着土堆,默默念道:“各位丐帮的兄弟,你们安息吧。

俗话说,多行不义必自毙。

拓跋济予作恶多端,上天是不会放过他的。

”向天抒仍不停歇,又在一旁挖了一个小坑,将他们随身携带的木棒一一排放整齐,然后慢慢地撒上泥土。 章应闲觉得他的行为异常,上前问道:“向兄弟,你这是作何?我只听说过葬花草、葬衣冠的,却从没见过葬木棒的?”向天抒一面浇土,一面答道:“章大哥,你有所不知,我们丐帮有个规矩,人在棒在,人亡棒亡。 这些兄弟已经被我们安葬,他们的木棒同样要被安葬。 ”章应闲上下打探向天抒一番,轻轻地问道:“你也随身携带木棒的吗?它现在在哪里呢?”向天抒暂停手中的活,长长地叹息一声,坦白道:“我的木棒在与那些歹人争斗之时被砍掉了,如今我已是孤身一人,再也回不了丐帮。

”章应闲愣了一声,好奇地问道:“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向天抒望着章应闲,认真地说道:“我们丐帮开山祖师定了规矩,凡是失去手中木棒者,一律不得再回帮中。 我不过是一个四代弟子,这回无论如何补救都无济于事了。 因为,就算是穆帮主触犯了帮规,也同样要照规矩办事。

”章应闲听后,两只眼睛睁得大大的,他从未听说世间尚有如此不通情理的规定,这时突然想起幽寂谷,想起师父葛岷山,他虽然定下规矩,严禁弟子私自出谷,但比起丐帮开山祖师而言,又要开明得多。 丐帮创立之时,为了让帮中的弟子时刻服从祖师的命令,方才定出这样的规矩。 木棒即使祖师的象征,是以丐帮弟子宁可自己受伤,也要护卫手中的木棒。 章应闲愤愤地说道:“这样的规定让人匪夷所思。

向兄弟,你是与人搏斗之时才让木棒被毁,怨不得你啊。 ”向天抒摇摇头道:“只怪我武功不济,不然,木棒安能被人砍掉?”说完,他不在吭声,又继续将土坑填上。

章应闲等他将两个土堆垒好,又问道:“向兄弟,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向天抒道:“我虽然日后会被逐出丐帮,但夏长劳交代的事情尚未完成,我还得继续寻找帮主的下落。 ”章应闲道:“而今你有发现了吗?”。

  • A+
所属分类:情感婚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