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在征服珠穆朗玛之前对他发起过多少次的挑战?

来源:本站2019-06-2840 次

	人类在征服珠穆朗玛之前对他发起过多少次的挑战?

文|原廓明忆1801年7月23日下午4点,来自皮埃蒙特的一位医生,皮埃特罗·希奥达尼登上了罗莎山群的罗莎峰。

在海拔4046米的峰顶,他还给附近瓦拉洛镇的公证人麦克尔·库萨写了一封信。

1819年,格雷索内森林巡林员约瑟夫·楚姆施泰因,带领一支队伍开始攀登罗莎山群。

在到达以他名字命名的楚姆施泰因峰之后,他错误的推断罗莎山群最高峰应该超过海平面15600英尺,其高度肯定超过勃朗峰。

他对楚姆施泰因峰测量高度是5067米(实际高度为4563米)。 1834年,阿拉尼瓦莱西亚教区的牧师乔瓦尼·涅费蒂开始对锡格纳尔峰进行尝试性攀爬。 首次失败后,他又在1836年和1839年再次进行了两次不成功的攀爬尝试,最终在1842年夏天,成功完成了此次攀爬。

1865年7月14日,爱德华·怀博尔和向导麦克尔·克罗兹等7人完成对海拔4478米的马特豪恩峰登顶。

但是7人在返程当中发生意外,由于年轻的登山者哈都经验不足,在狮子山脊滑倒,并将克罗兹撞下山崖,同时绳子将另外两名队员老彼得和道格拉斯一起拉下。 所幸最后绳子断裂,因此其余三人得以生还。

1864年,英国人爱德华·怀博尔,完成了对海拔4101米的贝尔德埃克兰峰登顶。

1877年,法国人皮埃尔·加斯帕尔等人组成的登山队,成功地登上西阿尔卑斯山最后一座没有被登顶的山峰梅耶峰,从此登山的征服时代结束,登山开始成为一项单纯的运动。

位于今天沙莫尔峡谷中心的雅克·巴尔马(左)和H·B·德索绪尔(右)雕像阿尔卑斯山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欧洲人登山的热点,因此被称为“欧洲运动场”。 在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伴随着登山技术的进一步发展,对阿尔卑斯山高峰的征服竞争进一步激烈化,在这一过程中,积累了大量的登山技术和装备。 比如冰镐出现了鹤嘴和铲子一样的铲头,长度也变得更短。

1908年,英国人发明了10齿冰爪,降低了攀登冰雪坡的难度。 与此同时,登山探险的人数开始呈几何式增长。 新的登山时代来临了!而这次,登山者将目光投向了有世界屋脊之称的喜马拉雅山。

其实早在1909年,马莫利·弗莱施菲尔德和他的向导对海拔6980米的金色宝座峰进行攀登,开启了欧洲人攀登喜马拉雅山脉的热潮。 1907年,汤姆·朗斯塔夫与两个同伴,完成了对海拔7120米的特伦特峰的攀爬。

1920年12月20日,英国登山队开始了对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的挑战。 此次登山,由熟悉山地方面操作的查尔斯·肯尼斯·霍华德布瑞、苏格兰山区和阿尔卑斯山地区的攀登向导哈罗德·拉宾带队。

登山队在1921年5月13日离开了大吉岭,穿过锡金进入我国西藏地区。

之后在康巴宗要塞附近,他们与另一队登山探险者合流。 然而途中,队员亚历山大·克拉斯因为心脏病去世,接着向导哈罗德·拉宾因为严重高原反应,不得不回到大吉岭休养,直到几名地形学者绘制出当地河谷和高原的地形图之后,队伍才接着行动。

7月1日,探险队的两个登山队员冒险登上了绒布冰川的主要地段。 几天后,他们观测到海拔7000米的次高峰,因此误以为只有在绒布峡谷东部通过山谷,上到山脊,从而接近山顶。

但是在实际行进之后,他们发现这条路受阻,因此不得不降到高地上,然后爬上其他山谷,去攀登海拔约7000米的拉克帕拉通道。

此后,登山队员达到了海拔5500米处。

9月24日,第一组队员到达北坳,并最终总结出了最合理的攀登路线,但是随后的秋季恶劣天气,使得他们不得不返回。 几个月后,又有一支登山队离开英国,试图攀登珠穆朗玛峰,这一次他们有尼泊尔山区的夏尔巴人加入作为搬运工,还配备了超过15公斤的氧气系统,但是他们的尝试,最后还是因为暴风雪,以及雪崩失败,并有7名夏尔巴人因雪崩丧生,登山队也只得返回。 1922年,英国登山队在我国西藏绒布寺基地附近的冰川前1922年,新的登山队再一次前往珠峰。 登山队在4月抵达绒布寺。 这一次登山队做出了细致的规划,他们使用了最新的氧气装置,并决定在北坳建立不少于三个营地,但是最后只有一人到达8570米高度,之后又有两名队员试图登顶,但是在8450米高度左右失踪,登顶再一次失败。

1933年4月16日,新的登山队抵达绒布寺。

这一次的一些队员,也参加了1922年失败的登山行动,因此经验更加丰富。

不过这一次登山行动,最后由于考虑队员们的身体情况,因此再一次无功而返。 1936年,在阿尔卑斯俱乐部和英国皇家地理学会的要求下,修·拉托雷格担任登山队领队,并率领一支大多数有过珠峰行动经验的队员前往珠峰试图登顶。 但是由于雨季的到来,这一次登山队在北坳便不得不撤回。

1938年,战前最后一支英国登山队前往喜马拉雅山区。

这次领队由经验丰富的霍尔德·W·泰尔蒙带领。 队伍抵达绒布寺时,正是进行攀登的最好天气。

然而在适应期过后,天气恶化,大风迫使队员们在北坳建立四号营地,而且大雪给攀登带来了极大的阻碍。 7月8日,队员夏普托·史密斯,还有7名夏尔巴人在海拔8270米处设立了六号营地。

然而第二天的寒冷和大雪,迫使他们仅仅向上攀登了50米,便放弃攀登。 1939年7月19日,德裔美国人菲迪兹·维森纳尔和夏尔巴人帕桑·达瓦·拉玛试图攀登喜马拉雅山第二高峰,同时也是世界第二的乔戈里峰(K2)。

但是在到达海拔8400米左右时,在帕桑·拉玛的坚决要求下,菲迪兹·维森纳尔只得放弃登顶乔戈里峰。 而在绘图过程中,帕桑·拉玛的冰爪出现问题,因此导致了滑坠。

这使得两人不得不在九号营地休整一天。

第二天,两人再次下降,前往海拔7712米的八号营地,试图在那里找到替换的冰爪和储备的食物,但是那里只有等待他们两人的美国登山者达德利·沃尔夫。 三人只得继续向下。

但是在这过程中,沃尔夫和维森纳尔发生了滑坠,不得不将沃尔夫留在七号营地,维森纳尔和帕桑·拉玛继续向下。 两人最终抵达了二号营地,并在这里度过一夜之后,最终抵达冰碛。 之后,有人上山试图营救沃尔夫,但因忽然生病,不得不放弃救援计划。

7月29日,三个人设法前往七号营地,可沃尔夫并没有办法和3人一起下山。 因此3人只能返回六号营地,等待其他夏尔巴人的救援,但是此时暴风雪降临,一直到8月1日天气才转晴,结果4人全部遇难。

  • A+
所属分类:情感婚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