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章 建州的熟又贵司礼监最新章节

来源:本站2019-07-11132 次

第三百一十章 建州的熟又贵司礼监最新章节

嘿?禇英不爱听这话,他十七岁成亲,娶佐领常舒的女儿郭络罗氏为妻,郭络罗氏死后又娶纳喇氏为继夫人,还有个小妾富察氏,如今儿子都有三个。

长子杜度八岁,次子国欢六岁,幼子尼堪刚满周岁。 于女人这方面,禇英不敢说是身经百战,阅女无数,可也是此中高手,家里一妻一妾都喂不饱他。 从前每次随阿玛出征或是自己单独领军,一旦大胜,那俘虏的漂亮女子他都要尝个鲜。

现在听这个比自己小上十岁还余的魏舍人说他于女人有别样经历,听口气这经历似乎是自己都品味不到的,禇英自然不服。

读书,你行。 女人,你不行。 禇英底气十足,总算在自身找到了赛过这魏舍人一头的长处,岂能不声不响自我泄气了呢。 就舍人你这毛都没全的鸟样,还有我禇英厉害不成!“大贝勒莫要这样看我。

”良臣嘿嘿一笑,露出一脸陶醉的神情,往事幕幕沥上心头,紧接着说出了自己两世为人整理出的人生大道理。

“要说这女人啊,一要熟,二要贵,只要合了这两点,才是人间最绝之物。

”“何为熟,何为贵?”禇英怔在那里:女人就是女人,脱光了上便是,怎的还有这道道?“熟者,成熟也,最好是已嫁人的,这等女子比之未经人事的姑娘更放得开手脚,于那道道有自身门道,合欢起来自是配合于你,不致手忙脚乱。 一番恩爱下来,那不但贴身,更贴心,哪像姑娘般反倒要你疼…大贝勒说是不是这个理?”说完,良臣舔了舔嘴唇,他想到了客巴巴,想到了李选侍。 可惜,眼下睹物思人的机会都没有。

“喔?…”禇英听着像是那么回事。 这事,得他自己想,别人提个头,余下的滋味究竟是好还是不好,尝过的才知道。 片刻,禇英抬起头,微微点头:“是这个理,熟的好。 ”他这人性子直,不爱说假话,女人还真是熟的好,熟的带劲。 “哈!”良臣高兴的轻一击掌,广略大贝勒就是妙人,知趣,跟那锦衣卫的小旗李维有的一比。

有共同语言,共同感受,比说上天都现实。

“贵者,自是高贵有身份者。

这般贵女若能拿下,那于男人而言,满满的征服感。

大贝勒想啊,世间英雄多勇攀高峰,瞧不上那破矮山丘。 为何?还不是因为上了高峰,纵览群山小么。

所以,那贵女便是高峰矣,是男人都想爬。 ”良臣说的唾沫星子飞溅,脸上更是止不住的得意。 有时候,道理其实很简单,只是人不去想或没想到。 一个比自己身分还要高贵,从前只能看却摸不得的女人突然被自己按在身下,什么滋味?当然是快活感十足,征服感也是满满了。 有道理!一股崇拜之情由脸而生,禇英再一次刷新了对魏舍人的观感。

这少年,高人也!一熟一贵,精辟!饶他广略大贝勒阅女无数,却从未仔细琢磨这其中道道。

今日方听,实是遗憾啊。 “又熟又贵,好比又红又专…咳咳,反正这熟贵结合,才是人间绝味…啧啧,得了这种人,就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

”理论结合实践,魏舍人这番话也是发自肺腑的,真凭实学、真材实料、真金白银、真维斯…反正货真价实!总之,这是良臣两世为人得出来的唯一高论,也是至理。

世间女人,唯熟最好,唯贵最美!好比那绝世武功,唯快不破。 “听舍人谈论,令禇英茅塞顿开啊。 ”禇英由衷感慨,他自认论打仗,论杀人,眼前这个少年再来十个也不及他小指头,可偏偏人家说起女人来却头头是道,自己听着也是极对,真是人不可貌相。 这么多年了,建州上下又有哪一个敢这般和他广略大贝勒说这事,又哪一个能将那男女之事说的如此精采?瞬间,禇英真是生出惺惺相惜之感,这少年不错,不枉他这些日子往这跑。 “可惜,可惜。 ”魏舍人却忽然一脸惋惜模样。

“怎么?”禇英很是关切。

“可惜我在你们建州,否则,此时,”说到这,魏舍人却打住了,只给了禇英一个你懂的眼神。

良臣心里,这会实是想巴巴和西李了。 劳什子建州,有什么好呆的,还是京里好啊。

却不知李成梁和杨镐他们在弄什么玩意,熊明遇那家伙又在打什么主意,好好的三方会谈整成了建州游。 空落落的,无事可做,要不是广略大贝勒可人,良臣能做的就是埋被窝睡大觉。

“这个嘛…”禇英想了想,突的也笑了起来,他道:“难得舍人于我讲了这般大道理,我们女真人讲的就是个好客,不若我便请舍人尝一尝我建州又熟又贵的滋味如何?”误会了!真是误会了!良臣愕然,禇英想哪去了,你以为我是在暗示你什么么?呸,我魏小千岁是那种人么!我可是文华殿的舍人,是陛下委任的协办钱粮欠款副使!你禇英身为我的调查对象,却公然想用美色贿赂于我,真当朝廷没王法了吗!真当天下乌鸦一般黑了吗!等等…“你建州?”良臣的神情变的很古惨:广略大贝勒啊,你也太敢说敢想了吧。 熟不熟倒是其次,可是贵不贵,你心里就没点逼数么?你说请我尝一尝你们建州又熟又贵的女人,这不是要把你爱新觉罗家的女人献出来么。 这建州,除了你爱新觉罗家的女人,哪个能称得上贵?吃不消,吃不消!良臣心里直摇头,禇英啊,我知道你脑子不够用,性子鲁莽,不受人待见,做事又冲动,可这回你千万别脑袋发昏,把你阿玛的女人给偷出来。 小爷我还想打你建州全身而退,回去抱我的熟和贵呢!禇英见魏良臣的神色古怪,却以为这少年很是心动,却不好意思说,当下笑着道:“此女不但符合舍人所说熟又贵,还是我女真第三美人!”稍顿,也是坏笑一声,“不瞒舍人,那美人乃瓜尔佳氏,虽说年近三十,也生过孩子,但常年养尊处忧,身材比姑娘还要苗条。 舍人若是享用,怕不比你汉家女子差。 ”瓜尔佳氏?不是你爱新觉罗家的?良臣松口气的同时,又略微有些失望。 爱新觉罗家的女人,某种意义上其实蛮贵的。

“大贝勒可莫要逗我了,我毕竟是朝廷命官,这种事说说也就罢了…”良臣一脸正色,朝廷的形象他还是要保持的。 ……….女人是老虎,老虎不上车,欲要它上车,请赏加油钱。

  • A+
所属分类:情感婚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