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2章 两处闲愁一处忧思次元大追逃最新章节

来源:本站2019-07-06119 次

第562章 两处闲愁一处忧思次元大追逃最新章节

“你说什么?雁春君死了?!”第一时间得到消息的燕丹表情大变,满脸阴沉的惊呼道。

那可是雁春君啊,他的王叔,他父亲最为信任的胞弟!在整个燕国,别说他这个太子了,就是当朝宰相见到他都要礼让三分,又何况是一般人?所以说,雁春君才是整个燕国中,真正处在王位之下,说一不二的存在。 这也是为何明明是非常重要的出使任务,派了他这个燕国太子过来还不够,还要加上一个雁春君的真正原因。 当然,这其中更深层次的原因还有燕王对燕丹的不信任和防备,怕他在出使期间再搞出什么事情,所以派出雁春君进行监督限制,以免燕国再因为燕丹的事情惹来什么麻烦。

可现在到好,雁春君死了,就死在新郑境内,连被谁杀的都不知道,他却还活着,而且还活得好好的,这又怎么可能不让人——特别是对他百般防备的父王多想?想到这些,他现在的心情和脸色能好就怪了!同时和他一样,另外一些人此时的心情也非常的不美丽。

谁?韩王等人。

毕竟雁春君是正正经经的燕国特使。 尽管来时是秘密出行,表面上并不被一般人所知,但在暗地里,谁不知道谁?可现在好了,人死了,死在他们韩国境内,死在新郑的街头上,你让其他国家,特别是燕国的人怎么想?怀疑他们投秦?这点到是不用担心。

就像韩国知道别国境内什么情况一样,别过也知道韩国现在是个什么德性,完全能够想到,雁春君应该不是死在韩国人的手里。 至于具体是谁……他们却是不能说,也不敢说。 难道非要逼着别人借着这个借口反过来找他们麻烦吗?所以最好的选择就是当这事不存在,或是直接借着死亡地点的关系,把责任扣到韩国身上,然后从韩国这边榨点好处。 比如,金银珠宝什么的,或者是兵器铠甲。

前文说过,要论当世哪个国家在冶金工艺方面最为突出的话,那么就非韩国莫属!所以韩国的兵器甲具在六国之中很是流通。

如此再加上打造这些玩应本身就很费钱,在有机会白得的情况下,燕国自然没有就这么轻易放过的道理。 正好他们燕国最近很缺钱,需要从其他方面找补些资金和装备来弥补军需。 (这个时间点燕赵之战应该刚结束不久)“查!给我往死里查!本王到要看看,究竟是何人敢如此大胆,直接在我国都境内行如此凶恶之事!”韩王在王宫中大声咆哮道。 一身白色睡袍起伏,让他显得很有威势,到是无愧于他韩王的身份。 ……与此同时,另一边,紫兰轩处。 “竟然失败了。 ”卫庄站在阁楼的窗户前,眺望着外边新郑的夜色,本就冰冷的面容上更是挂起了寒霜,低吟道。

“知道那个搅局的家伙是谁吗?”卫庄转身,看向紫女询问道。

“一开始还没想到,不过在回到紫兰轩后想起来了。

”紫女也是脸色不太好的说道。 “谁?!”卫庄冷厉道。

“钟图。 ”紫女道。

“是那个家伙。

”卫庄眼神一眯,周身闪灭出一股杀气。

可见,卫庄现在的心情有多不好。

“现在怎么办?继续想办法和韩非接触吗?”紫女没有在意卫庄转瞬间流露出的杀气,再次询问道。 韩非的存在对于卫庄的计划很关键,由不得她不多想一想。 “不用了。

经过这次的事情之后,他应该已经察觉到了你的存在。

以他的性格,相信很快就会有所行动。

”卫庄轻轻摇摇头,再次望向窗外低声说道。 “希望如此。

”紫女叹声道。 ……然后另一边,韩非的府邸内。

一把推开房门走入屋中的韩非一楞,便若无其事的走到一旁,在矮榻上坐了下来。 “阁下是来找非喝酒的?”韩非拿出酒杯,抓过酒壶,一边往杯中倒酒,一边对出现在他房间中的青年微笑道。

“是来送礼的。 ”青年转过身,露出了他的面容。 二十岁上下,很是年轻,皮肤白皙细腻比之女人还要美好,穿着一件华贵的衣物,只是于脸上身上散发出的气质以及给人的感觉并不相配,很有些不轮不类之感。 其不是别人,正是刚杀完人不久的钟图。 点点寒气和杀意恋卷在身,让感官敏锐的韩非在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不同。

“哦?”韩非面容不变,意外的看着他。

钟图也是没有卖关子,直接手掌一翻,变出了紫女准备的盒子,丢给了韩非。 “这是……”韩非伸手接过,脸上流露出了诧异的表情。 他到是没想到,钟图换到盒子之后,会把这东西交给他。 “里面的东西应该会在接下来的事情中帮助到你。 ”钟图淡定道。

“是吗?”韩非意外,却也没有完全相信,只是面露奇怪的目光看着钟图,疑惑道“不知阁下是何人?为何要将此物交给韩非?”“因为我想和你成为朋友。

”钟图淡声道。 “成为朋友?”韩非越发不解的看向了他,很是有些闹不明白,钟图在想什么,又有什么目的。 “另外,问你一个问题。

”钟图笑笑,转而又说起了与先前话题完全不相关的内容。

“什么?”“如果你父王的存在阻碍了国家的发展,那么你会选择国家,还是选择你的父王?”钟图饶有兴趣的注视着韩非,问出了类似母亲和女友一起掉进河里,你先救谁的问题。

“阁下这是什么意思。 ”然而韩非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眉头微簇,肃着脸反问道。

“只是单纯的好奇,想要知道你的选择而已。

”钟图笑道。 韩非默然,有些回答不上来这个题的答案。 因为他从没过这方面的问题。

尤其这其中可能还要涉及到王位、夺嫡之类的事情,这都是他尽量避免,或是下意识的不去思考的东西。

现在却血淋淋的给揭了出来,也就难怪他会沉默了。

“如果有一天,国家换了主人,却给国家带来抵抗秦国,再次壮大的机会,你会怎么做?”见状,钟图轻轻一笑,再次出言询问道。

  • A+
所属分类:情感婚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