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六十九回 婚礼变灵堂沧狼行最新章节

来源:本站2019-07-12190 次

第一千七百六十九回 婚礼变灵堂沧狼行最新章节

耿少南本来是准备直冲进大殿的,可是看到殿中的一切,他突然停下了脚步,就这样站在大殿前的台阶下,看着殿内事情的进展,只见徐林宗和何娥华,几乎是同时一掀大红婚袍,里面穿着的,却是黑色的孝服,系着白色的腰带,孝袍上补着几片麻叶,可不正是重孝之服?而殿中的其他武当弟子,也几乎同时脱掉了外袍,露出了里面的孝服,一阵剑光闪耀,所有人的手上都多了柄明晃晃的宝剑,而徐林宗和沐兰湘,则是太极剑和七星剑分别在手,面如严霜,二人身后的大红喜桌上,红色的大双喜字轰而而落,而两边的鲜红绶带也缓缓落地,露出了里面放着的一个牌位,以及一副棺材,牌位上赫然写着“武当派第七代掌门紫阳道长之位”!只是一瞬间,婚礼的礼堂就成了紫光道长的灵堂!屈彩凤几乎要一口鲜血喷出,两眼一黑,微微地向后退了两步,好不容易才定住身形,她的嘴角边开始流血,死死地盯着徐林宗:“原来,原来你是故意假结婚,想要,想要设下陷阱,来引我上勾!”徐林宗冷冷地说道:“不错,就是如此,你杀我师父,杀我师弟,不管以前我跟你是什么关系,我都必杀你为师父和师弟们报仇,本来我应该去亲手消灭巫山派,可是6炳的锦衣卫快了一步,现在,我只有用这个办法,才能引你出来。

√”说到这里,他也意识到了屈彩凤的满头白,眉头一皱:“你的头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一下子变成这样?!”屈彩凤仰天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徐林宗,枉你以前跟我共结连理的时候,是那样地山盟海誓,是那样地真诚,老娘信了你的鬼话,还真以为我们两个能走到最后,没想到啊没想到,居然连你也不信我,居然连你都要布下这个局来取我性命,好啊,我今天就这样来了,就看你有没有本事杀我!”徐林宗的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以前只听过传说,伍子胥过昭关时急怒攻心,一夜白头,想不到今天传说成了真事,屈彩凤,你的心是我伤的,无论你怎么指责我,都没有问题,可你不应该杀害我师父,杀害我师弟,这个仇,我不能不报,今天,就是你我了断的时候!”何娥华沉声道:“徐师兄,两仪剑法!”她说着就娇叱一声,准备出手。

徐林宗却突然挡到了何娥华的身前,沉声道:“不,师妹,她已经急火攻心受了内伤,我们再用两仪剑法胜之不武,这是我跟她之间的恩怨,也由我和她亲手了断!”何娥华点了点头,收剑退下,一边围着屈彩凤的武当弟子们也稍稍退后,辛培华带着二十多名弟子,封住了屈彩凤退出的通道。

屈彩凤却不看这些人一眼,她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徐林宗,喃喃地说道:“林宗,为什么,为什么连你也不相信我?你明知道,明知道我是走火入魔,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徐林宗沉声道:“你明知道自己会走火入魔,还要来武当,不管你有什么理由,你已经给我们武当造成了不可逆转的损失,彩凤,对不起了!”他说着,太极剑出龙吟之声,顿时就扫出七个剑圈,直攻屈彩凤,屈彩凤仰天长啸:“师父,你说得对,这世上的男人没一个好东西,都不可信!”她的眼中突然绿芒大盛,一对镔铁雪花双刀顿时就抄在了手上,一红一白两道真气分别盈满了她的左右半身,鼓起她大红色的衣袍,最后汇成了一头粉色的战狼,直扑这七个剑圈而来。

徐林宗以前跟屈彩凤相好之时,曾经多次切磋武功,所以对天狼刀法并不陌生,一看到屈彩凤以天狼刀法反击,则改刺为圈,转使两仪剑法,在周身布起忽快忽慢,或正或反的气旋,以化解天狼刀法之力。 不知不觉中,两人已经交手一百余招,屈彩凤恨极了徐林宗的背叛和设局,出手尽是攻击招式,声势威猛,即使十余丈外的人,也能感受这扑面而来的强劲战气。 可是徐林宗手中的长剑,却是忽快忽慢,时而如挽千斤之力,粘字诀卸住双刀来势,时而迅如闪电,从双刀的空隙之中,以绝对无法想象的精妙角度刺出,逼敌回救。

尽管屈彩凤的天狼刀法如滔滔大浪,连绵不绝,但是对上徐林宗这四两拨千斤,又以气旋防护的打法,如同重拳打进了棉花堆,竟然起不到暴击的效果。

随着二人打斗的继续,屈彩凤的喘息声音渐渐地变粗,她本就是一路奔来,消耗了不少真气,又急怒攻心伤了内脉。 天狼刀法的暴击需要体内的战气达到谐振之境,可是今天的屈彩凤,却因为心神俱伤而不在状态,根本使不出平时七成的功力,加上徐林宗深知其底,处处针对,千招下来,她已经攻少守多,刀法散乱,谁都可以看出,落败只是在几十招之内的事了。

耿少南已经收起了蓝光剑,抱臂而立,冷冷地看着殿内的打斗,澄光道长走到了他的身边,眉头一皱:“少南,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让徐林宗对付屈彩凤,把这大好的机会让给别人?”耿少南叹了口气,说道:“是我错怪了徐师弟和小师妹,他们今天是假结婚,真祭奠,就是设局要引屈彩凤前来的,徐师弟布了这样的陷阱,我再去抢他今天杀屈彩凤的机会,就非大丈夫所为了。

”他的目光落到了何娥华的脸上,只见伊人一脸紧张,粉拳握得紧紧地,随着殿中二人的打斗不停地摇晃着,显然所有的心思都在徐林宗的身上。 耿少南幽幽地叹了口气:“虽然是假结婚,但小师妹还是爱徐师弟的,若是她肯这样看我一眼,我就是死了,也可无憾。 ”(。 )。

  • A+
所属分类:情感婚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