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一回 彩凤神伤(二)沧狼行最新章节

来源:本站2019-07-0778 次

第八百九十一回 彩凤神伤(二)沧狼行最新章节

李沧行心意所至,不禁轻轻地环住了屈彩凤的香肩,怜爱地轻抚着她那头霜雪般的白发,当这个绝世独立的女子表现出自己刚强和霸气的一面时,李沧行虽然欣赏,但远远谈不上爱,可是现在,屈彩凤只是一个伤心欲绝,在自己的怀中尽情哭泣的女人,这一下子反倒是让李沧行心中生出了无尽的怜爱。

这种情况只有过一次,那就是在巫山派毁灭的那个晚上,屈彩凤也是这样在自己的怀里痛哭流涕,可那时候的李沧行心中始终还有沐兰湘,始终不敢走出这一步,现在世易时移,沐兰湘并不介意与屈彩凤一起分享自己的爱,而且于情于理,自己跟屈彩凤又有了那么亲密的关系,再拒人于千里,实在是种不负责任的行为。 李沧行默默地抱着屈彩凤,一言不发,此时无声胜有声,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屈彩凤渐渐地停止了哭泣,她轻轻地推开了李沧行,擦拭着脸上的泪水,说道:“沧行,我们不能这样,这样我对不起林宗。

”李沧行轻轻地摇了摇头:“彩凤,林宗的死,和你没有关系,黑袍和宗主这两个恶贼一早就盯上了他,你即使没有和徐师弟一起回巫山,他们也会找别的机会下手,这事真的不能怪你。

”屈彩凤抬起了头,两眼中盈满了泪水:“不,不是的,他是在送我回巫山的归途中遭了恶贼的毒手,当年在武当的时候,他本可留下来,但就是。 就是因为我的任性,非要跟他一起上武当,结果惹得紫光真人发火,他怕,他怕伏魔盟各派会在半路上截杀我。 这才,这才一路送我回去,这完全是因我而起,沧行,你不用安慰我,我知道这全是因我而起。

是我,是我害了林宗!”李沧行叹了口气:“彩凤,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但你没必要这样把责任全揽到自己身上,生死有命。 富贵在天,我们自入江湖的那一天,就得准备好面对这样的结局,彩凤,我再说一遍,林宗的死与你无关,他即使不跟你走那一趟,早晚也会遭了贼人的毒手的。

就象我。 即使在武当山上没有碰到迷香之夜,贼人也会找别的理由把我赶出武当,谁让那时候的我们。 没有反抗的能力呢!”屈彩凤仍然摇着头:“不,沧行,你不用这样安慰我,我心里清楚,是我害死了林宗,如果他人在武当。

贼人没这么好下手的,都是我的错。 是我的错。 我那时候还,还责怪林宗不肯扔下武当跟我回巫山。 最后还让他滚,永远,永远也不要再见到他!都是我的错,是我诅咒了林宗,是我害了他的性命。

”想到这里,屈彩凤的泪水再次忍不住地汹涌而出,在她绝美的脸上横流。 李沧行看着屈彩凤这样痛哭流涕,无言以对,也不知道该如何劝她,只能让她在那里静静地一个人痛哭。

他突然意识到现在的这个解剑池,正是当年自己看到屈彩凤和徐林宗相拥接吻的地方,而沐兰湘也正是因为看到了这一幕才黯然神伤,最后和自己在一时激动之下中了迷香,可以说这个池子,是自己和小师妹,沐兰湘和徐林宗两对情侣悲剧的开始,造化弄人,阴差阳错,想不到现在是自己和屈彩凤这样在池边相对。 屈彩凤突然伸出手,掌劲一吐,李沧行刚才放到地上的那只酒坛子,被她一下子抄在了手上,她仰起头,向着自己的嘴里开始灌起酒来,酒水混合着她的眼泪,在她的脸上横流,李沧行默默地看着屈彩凤,一言不发,心中却是无尽的怜爱越燃越烈,人生中第一次,除了沐兰湘以外,他对一个女子如此地动心,想要保护她,温暖她,却又不知如何去做,只能迎风独立,无可奈何。

屈彩凤的手腕一抖,“啪”地一声,这个被她喝空的酒坛子一下子扔进了寒潭之中,她的眼圈红红的,周身不停地冒着红色的天狼战气,杏眼圆睁,吼道:“沧行,你现在还要阻止我继续向黑袍,向宗主报仇吗?”李沧行摇了摇头:“不,当然不能就这么算了。 刚才我和师妹也说过,即使我们肯罢手,那个什么宗主也一定不会放过我们,与其等他成了仙后再来害我们,不如我们现在就让他成不了仙,人生一世,就要恩怨分明,若是有仇不能报,有恩不能报,那还活个啥劲。 ”屈彩凤激动地点了点头:“沧行,你肯陪我继续向那个宗主复仇了吗?只是,只是这样一来,岂不是会让你和沐妹妹又要重新出于危险之中了?”李沧行微微一笑,说道:“彩凤,我们一起经历过了那么多的事情,还要分什么彼此,要是让我们这样看着你一个人拼命,我们能心安理得地活下来吗?什么也不用说了,我和师妹已经决定了,以后有什么事情,我们三个人一起面对,这仇一定要报,但是现在,我也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说。

”屈彩凤抹了抹眼泪,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说道:“你想要说的,可是有关黑龙会和巫山派的事情?”李沧行点了点头:“不错,现在黑袍和严世藩已灭,我们不需要太庞大的门派来支持我们向宗主的报复了,他不过是个人修仙,这就决定了他的势力不可能太大,而且我们搞得声势太大,只会反过来引起朝廷的注意,现在灭魔盟的实力应该已经超过了魔教,我有意把黑龙会解散,或者转让给钱胖子他们,而我则一门心思地去追查宗主的下落。 ”屈彩凤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沧行,你的意思是要我也解散掉巫山派,对吗?”李沧行一动不动地盯着屈彩凤:“巫山派是你师父一手所创建,这件事上我不能给出什么具体的意见,更不能劝你解散掉你的门派,这个决定只有你能下,只是我要告诉你我要离开黑龙会的理由,那就是我不想把我的兄弟们牵扯到危险之中。

”。

  • A+
所属分类:情感婚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