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4章 通告次元大追逃最新章节

来源:本站2019-07-068 次

第594章 通告次元大追逃最新章节

“一群井底之蛙,他们根本就不知道,那些默默无闻的先生的胸腹之内究竟藏着怎样惊人的学问。 无需理会,做好我们的事情就好。 ”听着唯一弟子端木蓉从外边带回来的流言,念端很是不屑的冷笑道。

“是,师傅。 ”端木蓉肃容应道。 作为念端的徒弟,大学当前唯一的正式学生,她自然知道那些陌生的先生有多厉害,说是学究天人也不为过。

一个个的,不仅上通天文历法、宇宙变化,下还通农耕养殖、畜牧之法,加之百家学问,任何一个人放出去都可以论为一派首脑,成为一家之底蕴,她又怎么可能会受外边那群无知民众的影响,真得认为那些先生一点才学都无?要是这样都算没有才学的话,那她这种好多事还要向对方请教的算什么?无知朦童么?只是她们师徒想得很好,但架不住世人不知道啊。

纷纷受不知从何而起的流言影响,一个个的竟真以为大学里的老师、教授都是徒有虚名之辈,让不少原本还有些想法,想要入学的韩国子弟望而却步,和其他还持观望态度的学子一起坐起了壁上观。

然而就这,却还是态度好的,至于那态度不好的——如百家子弟等,那真是义愤填膺,恨不得生撕了那些所谓的教授先生,免得他们再拿他们百家的名声招摇撞骗,破坏他们各家的声誉。

所以开学之后没过多久久,学子没来几个,找茬却是一波接一波的找上门来,点名要挑战大学内的各家老师,检验他们的才学,是否有资格在这里开门授业!而这,恰恰是钟图最为喜欢见到的。

为何?很简单,大学没名啊!就犹如后世东西没名卖不出去一样,大学没名秦时世界的土著们也不会认同。

这又不是现实世界,哪怕没名只要有文凭,是教育部正规认可的学府,也依旧有着大把的人为了那张纸去就读,秦时世界的土著可不会,他们只认大才,所以为了求得真学闻,哪怕离乡背景,远赴千里数年甚至数十年不归家也肯去做。 这也是为何稷下学宫能一炮而红,钟图的大学却备受质疑。 原因只有一个,大学里没什么有名的‘子’,也就是先生存在,带不来名人效应,形成不了权威,让别人信服。 什么?你说不是还有念端吗?是,是还有念端师徒,但可惜啊,人家是医家啊,既不像儒、墨、法三家那般是当世显学,诸国闻名,也不像农家那样势力庞大,弟子遍布,再加上这个时代求学问的人绝大多数追求的还是‘学成文武艺、货卖帝王家’以及‘治国平天下,为人谋一世太平’这种,医家这种主治病救人,达才能济世救人的学说实在很难获得大多数底层民众的青睐。

所以可以这么说,除非是像端木蓉这样的医家弟子,或是真心对医家学说向往之人,否则没人会来大学这边求籍入院。

要不然钟图又何至于为了大学充门面,直接弄了一批高拟真型战斗机器人化装为求学子弟,登录大学?真当只是为了给他们登上朝堂,丰富钟图对韩国的控制铺路呐?至于说为何不打一开始就像稷下学宫那样直接请大名声的人过来任教……先不说能不能请来的问题,就算能请来,其教学理念也与钟图建立大学的初衷所不相符合。

毕竟钟图的意思是效仿后世,直接术有专精,学融百家,既出百家,又融百家,类似杂家,不让学子偏向任何一家学说,或是太偏向某家学说,将学子向全才培养,而非是某家弟子这样,这明显和当前时代的治学氛围不相符合,很难受当代先生所接受。

就更不要说韩国本就是一个学术氛围极弱的国家和弱国,不管是出于治学考虑,还是国家安全考虑,有大才之人都不可能会让自己在这种国家里长久驻留并开馆授徒。

真当他们那些人不怕死吗?所以与其费那遍事,钟图还是决定直接可着自己来,用高拟真型战斗机器人伪装所谓的荒野遗贤,扩充大学的教育力量。

只是如此一来,名声、质疑便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挺过去了你好我好大家好,大学的存在被确立,学子有了认可会前来就学,丰富韩国人才,增强国力,反之则大学彻底被打下深渊,从此彻底轮为破庙,估计除了穷的叮当响或是走头无路的家伙,没人会看得上大学。 只是这种事情有可能发生吗?答案显然是不可能的。

所以钟图才会对上门挑衅的这群家伙另眼相看,巴不得这种人再多来一点,否则大学怎么出名,高拟真型战斗机器人所扮演的那些荒野遗贤怎么装波依?如此经过一番思考,钟图将他的意思传达了下去。

高拟型战斗机器人执行,在整个韩国境内贴出了告示。 “通告:大学开学至今已有七日有余,非但未能如我等预想那般学子争相踏来,反而还为各家学子所鄙,骂我等为欺世盗名之徒,想以驳斥我等竖名。

我等深以为耻。

并经过多番商讨后决定,于一月后的初七,大开明理堂,邀请各家学子、先生大架光临,效稷下学宫之故智,争鸣百家,以正我等名声。

”“落款:大学全体教授、座师。

”顿时舆论哗然,并随着新郑城内的各家势力的渠道及商业贸易路径传遍诸国,传入百家。

“再现百家争鸣吗?”荀子听完伏念的汇报,闭着眼睛沉吟道“好心思,好手段。 如此一来,此大学到是真有几分可能重现稷下学宫之昔日况景。 ”“那师叔,我们儒家到时要不要派人过去。 ”伏念连忙询问道。

“你是儒家现在的主事,此时由你决定就好。 ”荀子摆摆手,态度随意的说道。 看着意思,他是没准备去大学那里参与这回的百家争鸣了。

不过也是呐,毕竟大学名声不够,再加上他现在的年岁也大了,确实不适合路途奔波,跑到韩国去显示存在。 类似的事情也在其他几家之内上演。 总之就是一个意思,弟子或一些长老层级的人过去就行了,至于领头人物,大学还没那个资格让他们专门为此跑上一趟。

哪怕是为了所谓的百家争鸣。

  • A+
所属分类:情感婚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