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优记,休息,友情文章,小吃,情感故事,雪心(雪心雨心)著,女流文学网

来源:本站2019-07-0778 次

王优记,休息,友情文章,小吃,情感故事,雪心(雪心雨心)著,女流文学网

今天没有晨曦,因为是阴沉的天气。 但人们一如常规,小吃店的门早早打开生火,学生们吃着早点,急等学校专车开来。 王优正拖着倦怠的身子,缓慢地走向他常去的小吃部,一夜的劳作,他早已饥肠咕噜,嘴唇喉头又干又燥。 又是忿忿。

哼!她凭什么干我抢的活。 就仗着她美?她骨子里的娇媚?我才不傻到被她迷惑的程度。

想当年厂里不慎失火,我舍命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冲进去,浑身被烧烤,在医院整整躺了三个月。

如今虽是小员工一个,想他经理老总还让我三分。 去年主任想找我的茬,气得我指着他的鼻子骂,他又怎么我?我王优对厂里有大贡献,别说你小妖精!哼,唉!真是!王优摇了摇头。 想把浑乱的大脑摇清理顺。 走进小吃店,王优仍要了一碗稀饭,两个馒头。

整天在这儿吃饭,赚了我那么多钱,多吃一个馒头又怎样?想着就随手多拿了一个,坐下边看电视边一声不吭地吃完,扔下一块五角钱就走。 再拿五角钱!老板娘翻了一下钱大声道:天天就你这样吃!王优没听见般地径直离去。 一步作三步地爬上楼,才大喘了口气。

打开寢室的门,但见地上横躺的鞋子就知道上夜班的人都正在酣睡,一眼撇见峰床头的桌子上散乱着的几元零钱,必是他的了。

想几天前他们出去闲逛时他欠的二元钱从不提尝还。 可他王优欠他一角钱还他就要。 唉,这人呀人!明枪易见,暗箭难防。

你明不还我暗算。

他随手拿走属于自己的二元钱,不紧不慢地装进衣兜,若无其事地冲凉洗衣服,然后爬上床,躺下欲大睡一场。

晓慧的脸,晓慧的声音,又蚊子似地索绕周身。

爱她又怎样?我才不会为她不要自己呢。

就是为她舍命又如何,明天说不定就移情别恋了。

尽管人人都知道我们在拍拖,但我没为她花过一分钱。 谁说工作中谈不成恋爱?两全其美,实惠又便宜。

王优得意地忍不住笑出了声。

唔,其实珂佳挺美的。

王优美滋滋地又想起了干活那一幕,他一气之下把东西都摔了,她竟也不生气。 脾气真好。

看上去就是与众不同,尽管漂亮女人很多。

怪不得那么多人倾慕她。 唉!算了,反正我也得不到她。 睡吧,他翻了个身。

我半小时后还要加班,一天十四五个小时,这老板真是吃人。

你还说呢。

我上夜班,从晚八点半一直到凌晨七点半,不让有一点休息时间,略一停班长就嚷嚷,这哪儿是人过的日子。

喂,小赵辞工了,你知道吗?够了,你们不要命我还要命呢!刚睡着就被你们吵醒!王优倏地坐起来,拍着床大叫道。 他们都畏惧地停止交谈,各自默默地干其事。 王优又迷糊地睡了去。 和邻居杰在家乡的土沟里正推自行车。 那土竟变成了沙,自行车忽地陷了进去,他们费力地用手抠,终于碰着了车把,他们扒呀扒,终于把自行车拉上来,又去找另一辆车……家里,父母正在社旁忙做饭,父亲的皱纹好深好长,母亲的银发在火光下好亮。 低矮的屋顶不时地碰到父亲的头……王优感到有东西在脸上蠕动,用手摸了一把脸,竟是泪。 是梦是醒?王优用力掐了一把腿,是醒,那刚才是梦了。

在外劳累多年,钱没捞到几个,没给父母减少一点负担。 唉!他妈的!王优不觉骂出了声。

不睡了,起床给老父老母挂个电话报平安吧。

王优!王优!晓慧的声音传过来,主任找你呢。 王优慢腾腾地边下床边对跑来的晓慧说:我一会儿就去。

真是!休息时间也不让人安定。

王优下意识地摇了摇头。 主任现在找你会是什么事呢?不会是因为你和他吵架的事吧。

你也真是,他是领导,施展一下威风是应该的,何况你也有不对的地方。 哼,他能怎么我!?我王优对厂里有大贡献!王优听晓慧责怪他,气急败坏地拍着胸膛道。 你发什么火!我走了。 晓慧气呼呼地赌气离去。 哼,摆什么臭架子。 你以为你是谁?王优憋着一肚子气爬到六楼的车间,主任正指使着白班的人干这干那。 什么事?主任!什么事?!哦,真抱歉,今天上午主管找到我,说车间人手多,要精减人员,你近段比较累,想让你休息一段时间……王优大脑轰了一下。

让我休息,好!好!我他妈的在这几年,还没谁说让我休息,你说休息是什么意思?王优,这是厂里的决定,确实是为你着想,等一段时间就让你上班。

王优从车间跑出冲进老总办公室,几欲下泪地重复他动手术的折磨,现在的后遗症。

老总却摔给他二万元钱让他离开。 哼!真是无情无义的家伙。 唉!这世界上的人真他妈的,连我这样的大好人就容不下身。

又是一个没有晨曦的阴沉早上。 王优提着行礼朝车站走去,晓慧没露头。 他妈的,就知道她会变心,看我在厂待不下去了,就投怀送抱他人,哼!天空开始飘起细雨来。

  • A+
所属分类:情感婚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