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雅玲:二季度国际金融形势复杂 新兴市场动荡依旧

来源:本站2019-08-2989 次

谭雅玲:二季度国际金融形势复杂 新兴市场动荡依旧

  2019年第一季度国际金融市场出现异常性走势,尤其主要经济体经济形势分化明显扩大,美国经济稳健和欧洲经济脆弱对比鲜明。

加之游资快速转场加重市场负面因素,汇率、资产价格、商品价格走势超乎预料。

  国际金融市场特点观察  概括而言,第一季度国际金融市场形势有以下三个特点。

  一是美元主导力加大。 第一季度国际金融市场,美元影响力更加强大,这不能仅从美元指数单方观察,美股、美债与美元三者影响均不可忽视。 一方面美元贬值阻力很大。

美元贬值受阻在于外部,特别是欧元区和欧洲态势的不乐观偏多,阻击美元贬值。 另一方面,年初以来美股高涨,美国三大股市回补去年第四季度下跌幅度,尤其是道指与标准普尔上涨创出新高,反映美国企业经济效益向好。 此外,美债收益率从上行到长短期倒挂组合的变化,进一步加强了对美国国债销售的影响,也在一定程度上显示美元避险功能的强化,这必然会在短期内刺激美元指数上行。

  二是欧洲不稳定因素偏多。

第一季度国际金融市场表现最抢眼、最复杂的就是欧洲。 第一是英国“脱欧”一波三折,局面难以预料。

第二是欧元区经济退化、分化较为明显。

意大利经济出现技术性衰退,其与法国和德国经济差异进一步扩大,这也是目前欧元区最不稳定的因素之一。 第三是俄罗斯对美元抵制态度不断升级,包括俄罗斯央行积极购买黄金储备、抛售美国国债的举措,都可能引起美国敏感和极端的应对。   三是新兴市场风雨飘摇。

一方面在于新兴市场主要货币之间相互博弈,牵制性局面加强;对冲快速转场,加剧对新兴市场货币炒作。 土耳其、巴西、阿根廷货币之争不断,股、汇、债市场纷纷下挫,恐慌心理急剧上升。

加之去年新兴市场货币贬值风潮对实体经济打击已经很严重,一季度末的货币再度贬值引起的经济恶化将是未来风险的最大焦点,需要引起警惕。   此外,笔者认为,在市场着重关注的第一季度焦点问题中,有三个重要问题需要认清。   第一,美国经济炒作意图清晰。 数据显示,美国2018年经济增长%,经济总量万亿美元,经济增长没有达到3%以上。

去年第四季度,美国的经济增长率两次估算分别是%和%,显著不及预期;加之美国失业率不稳定,贸易逆差依然扩大,制造业有所波动等引起市场对美国经济衰退的广泛担忧。

但美国的经济总量仍是第一。

目前市场舆论对所谓美国经济衰退的炒作较大,主观性地扩大了美国经济的负面因素。   第二,货币政策关注短期。 美联储政策制定是第一季度市场关注的焦点,这也是近4年来市场一直关切的焦点,而今年最大的不同是美联储宣布暂停加息,甚至降息的预期有所上升。 市场舆论因而偏激地认为美联储或大幅降息,进而影响美元走势。 实际上,今年至今只有三个月的时间,美国经历了历史上最长的政府关门事件,经济数据发布、政策考量基础、国际关系复杂性是前所未有的,美联储今年政策导向是难以定夺的,对货币政策不应短视。

  第三,投机异常行为活跃。

去年至今游资、热钱的转场加快,投机性、短期化、精准化十分突出。 造成这种状况的主要原因在于:部分被游资关注的新兴市场风险突发性很强,因此对冲套利资金的转场速度与规模十分突出。 如土耳其经济下滑严重,急剧减少,加之政治因素带来的复杂局面,异常投机对其冲击不可低估。

从全球范围看,异常资金的活跃性对当前不确定的世界经济和影响很大。   第二季度前景预测  预计1:美元指数或将偏向贬值至95-93点,甚至有至92点的可能。 依据在于,欧元前期贬值或给与欧元区经济企稳向上的可能,进而欧元反弹预期加大,这是美元贬值最重要的基础。 英镑和日元升值也将会促进美元贬值。 同时市场需要考量石油商品价格反弹的概率,这也将助推美元贬值。   预计2:第二季度上涨可能性加大,美股则可能面临调整。

美国股市调整,一方面来自技术本身修复期的必然性,另一方面是经济基本面的必然反应。 此外,如果美元贬值难以推进,股市下跌的辅助作用也是美元贬值所需要的。

而全球其他国家和地区的股市有反弹的基础,也存在短期内与美国股市走势稍有背离的可能。 其中日本股市的作用很重要,日本从着重发展贸易向着重发展投资的转型将会刺激股市,增加股市机会,并将直接带动亚洲板块的上涨;欧洲股市也存在潜在的上涨可能,毕竟发达国家具有领先的基础优势,欧洲板块依然存在上涨基础与竞争力。

同时,美元和美股回调将会继续刺激投机性资金进入新兴市场股市,带来新兴市场股市上涨。   预计3:第二季度国际黄金价格有反弹上涨的基础。

美元贬值、美股回调,加之全球政治关系和经贸关系的不确定性也将有利于黄金避险、保值功能发挥。 预计第二季度石格上涨将继续,主要是助推通胀意图的支持,其中纽约和伦敦两地指标溢价将缩窄,第一季度已经从10美元以上缩小至7美元。 预计第二季度国际石油价格两地指标将继续攀升并维稳于60-70美元之间,石油的特殊作用对当前各国作为货币政策参数的通胀指标提升具有重要意义。   预计4:新兴市场依然面临动荡,甚至风险加剧,尤其是美元指数走向产生的变数,直接影响新兴市场经济基础和金融市场价格的变化。 对新兴市场而言,特别值得关注的是局部金融风险的恶化与失控,这对整个新兴市场的打击是非常严重的。 目前新兴市场面对外部风险已经有所分化,墨西哥、巴西暂时利好凸显,虽然未来变数依然较大,但相较之下存有优势,避险特性是其经济的支持因素。

反之南非、土耳其、阿根廷等则面临较大挑战,错综复杂的内在要素与外在环境,对这些国家有较大的负面冲击,金融危机的隐忧不断加大,风险控制面临紧迫压力。

  预计5:主要发达国家货币政策或继续分化。 其中美联储加息预期并未消失,无论从经济基本面、市场结构配置以及资产价格角度看,美联储依然有空间和条件加息。

预计欧元区和日本因经济基础不确定性和通胀指标牵制,加息难以实施。

其他国家分歧依旧,按照实际状况选择加息或降息,但趋势性取向或偏向维稳,保持与美联储方向一致。

  作者谭雅玲(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院长、中新经纬特约专家)(文章来源:中新经纬)。

  • A+
所属分类:情感婚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