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百二十四章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第一更,求月票)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来源:本站2019-07-11157 次

七百二十四章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第一更,求月票)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林延潮道:“两位公子莫非怀疑林某不成?”张嗣修,张懋修对视一眼。

张懋修道:“此文文采斐然,对宫中之事了若指掌,若非高新郑所为,那必是了解朝廷掌故的大臣所作。 ”张嗣修笑着道:“我与舍弟说过此文绝不会宗海代笔。

宗海受过家父厚恩,绝不会作此忘恩负义之事。 ”“厚恩?”林延潮呷了口茶问道:“二公子所言厚恩不知从何说起?”张嗣修沉下脸道:“宗海,当初家父将他的致仕奏章送至你手中时,不是将此功名赠你,你怎么这么快就忘了。

”张懋修也是色变道:“林宗海,家父在世时你如何?怎么家父不在了,就另一个嘴脸了?”林延潮冷笑道:“好,两个公子问得好,相爷在位时待我如何,你们还不知吗?小弟我是两起两落啊,一次因黄河称水之事顶撞相爷,非申阁老的金面,小弟此刻还在福建老家种田,一次又触怒相爷,非天子力保,小弟今日不知身在何处。 当然两贬两用,也是相爷之恩典,这我倒是不敢忘记。

”“至于请辞奏章,相爷为何委我向天子请辞?两位公子莫非不知吗?若非下官,相爷其能起程返乡?说来是我亏欠相爷的,还是相爷亏欠我的?再说一句,当日在府邸上,相爷要我林某如何只字未提,唯一所托之事,也是万一将来张家名位不保时,小弟在力所能及时下为张家说一两句好话,仅此而已。 ”林延潮这一番话说完,张嗣修,张懋修皆是无语以对。

张嗣修抬起头道:“宗海,爹难道早料到将来张家有名位不保之日么?”林延潮叹道:“不错,确有此言,商鞅,范仲淹,王安石皆前车之鉴。

相爷怎么不知?数年前湖广巡抚为相爷建三诏亭,相爷辞去时回信中所言,早知他身后之事难保。

”万历六年张居正返乡,天子连用三道奏章召张居正返朝。 湖广巡抚朱谨吾为了拍张居正马屁,给他接诏的地方建了一座三诏亭。

张居正知道此事后,令朱谨吾拆掉此亭,在回信里说,高台倾,曲沼平,吾居且不能有之言,还有一句是,盖骑虎之势自难中下,所以霍光、宇文护终于不免。

在信中张居正早知自己如此操权,恐怕将来会有霍光,宇文护之下场。 张懋修叹息道:“家父在世时,常告诫我们何为儒?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为儒。 纵使我张家将来被人清算又如何,家父之丹心,青史可鉴!”听着这句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林延潮不由微微触动。 说到这里,张懋修起身道:“二兄,现已如此,我们不必再劳烦林中允了,若将来张家真有此难,自有我们几兄弟当着。 ”说完张懋修起身,张嗣修也是站起身来,向林延潮拱手道:“宗海,你既答允过家父,将来张府若真遇什么劫难,恳请你能在陛下面前替家父说一两句好话,如此我张家上下于你皆感恩戴德。 ”张懋修冷笑道:“什么说话?你没听宗海之前有言,力所能及方能说话。 若我张家真有那么一日,那也是覆巢之下,林宗海与我们划清界限还来不及,哪里还敢力所能及呢?”“三公子,你也不用拿言语来激我,我林延潮不愿作的事,你们再如何说也是没用,愿作之事,你们不用说我也会去作。 ”张嗣修,张懋修听林延潮此话中似另有玄机。

张嗣修闻言向林延潮问道:“宗海,此话怎么说?”林延潮道:“若二公子真要我林某向天子进言,也不是不能,不过你们要先答允一个条件。

答允了,我或许能姑且一试,若不答允,那么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说一字。 ”张懋修欲说话,却被张嗣修伸手一止问道:“什么条件?宗海尽管说来。 ”林延潮伸手示意二人先坐,然后才缓缓道:“相爷两次寿诞之时,还有赵太夫人生辰时,我都有书信贺之,还写过一寿幛,恳请公子将此三封信,以及寿幛皆完璧归赵。

”听林延潮这么说,张懋修连连冷笑。 张嗣修则道:“宗海,拿此书信寿幛何用?”林延潮道:“自有用处。 ”张嗣修犹豫了一阵,然后道:“也好,就依宗海所言,明日送来。 ”两边达成协议后,张氏兄弟就告辞了。 他们走后,陈济川即从壁后来到厅内。 陈济川向林延潮禀告道:“老爷,近日来京里确实有不少风言风语啊,前几日老爷看此病榻遗言时,京里尚没有多少人知晓,眼下几乎人人都是看过。 老爷,恐怕真有人私下对张家不利啊。 ”林延潮道:“京师里早已暗流涌动,张家兄弟二人不蠢,当然看出了些端倪。 ”“那张府那边,老爷真要相帮吗?”林延潮道:“我确实不欠张府什么,但若是能救下张居正,何尝不是救自己。

”说到这里林延潮叹道:“但张懋修说得对,张府一旦倒下,那就是覆巢之局。

我十年寒窗,三年为官,多少苦功方有今日之一切,绝不会因此事功亏一篑。 此事若没有十全把握,我只会置身事外。 ”陈济川闻言点点头。 林延潮对陈济川道:“你去办个事,将雄县的五百亩田产都质押出去。

”陈济川闻言吃了一惊问道:“老爷,怎么突然要用这么多银子?”林延潮点点头道:“有备无患而已。

另外这几年官场之上的馈赠,你收拾一下,有多少当多少,看能当得几个钱来,记着不要用我的名头。 ”陈济川听林延潮这么说,暗暗心惊。 他不敢多问,只是道:“老爷,这五百亩田是甄大奶奶的,是否与她说一声?还有若不用老爷的名头,这么多的地,还有哪些馈赠,恐怕京里的当铺不会出高价啊。

”林延潮道:“能当多少钱就是多少钱,至于甄小姐是个明白人,不用担心,而甄府那边更是无妨,他们知道了也不敢说什么。

”“是,小人这就去办。

”陈济川说到这里,又向林延潮道:“不过老爷此事,还请再三慎重啊!”林延潮点点头道:“我岂会不知,我现在就去申府一趟,请教恩师后再作定夺。

”ps:今天两更求一下月票,拜托一下兄弟们。

  • A+
所属分类:情感婚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