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行神话》 第九十九章 我其可乎 全文免费阅读 感情用事的意思

来源:本站2019-06-1429 次

《逆行神话》 第九十九章 我其可乎 全文免费阅读 感情用事的意思

第九十九章我其可乎#(28+)出云国深受九州荟萃人文影响,不同于性情粗豪的北方蛮夷,前朝时,甚至还有北方蛮夷为中原九州力战而死的将军树碑建庙,在出云国看来,简直愚蠢至极!不仅不能树碑立传,还要抹杀其事迹,污蔑其品德,诛心不过杀其父、用其子;亡其国、灭其史。 对比某朝历史,比起上帝之鞭,白山黑水心机要险恶百倍,所以前者无百年运,后者反至于封建专制巅峰。 “嘿,九州王朝内部鼎革,后朝会对前朝忠臣良将褒扬,但一个民族奴役另一个民族,岂能一样?”这饼脸将领名唤梅原高志,出自梅原世家,梅原世家因治史显著于出云国,故而梅原高志虽是武将,但家学渊源,自然就受着熏陶,得了一二精髓。 出云国一个倭人闻听命令,操起倭刀,正要上前割了李纪头颅,然在这时,皓白、清冽如霜石的剑光袭来,杀意滔滔。

“噗嗤……”入肉声响起,恍若切豆腐般,那持刀倭人顿时被斩作两截,因为剑气所附西极阴煞冰激发的寒气,伤口一时就被封冻住,隔着薄薄冰膜,脏腑依稀可见,更是可怖。

“什么人?”那饼脸将领脸色大变,但见眼前一闪,正要呼喊着,“拿下此人!”忽觉脖颈一痛,忍不住伸手捂住喉咙,目中似带着不可置信,眼前一黑,便栽倒于地。

“欲灭其国,先亡其史,这和后世朝先烈身上泼脏水的手段一模一样。

”徐行剑光搅动,连连出击,斩杀了这一队倭寇,看着脚下的李纪尸身,目光复杂:“还是来晚一步,虽知你未必稀罕我救。

”眼前这人,几个月前,还曾率兵卒围杀过自己,但此刻人死仇消,过往尽作云烟。 徐行又杀散了城门处聚拢的倭人,目送着城中百姓跑远,转头看向乱糟糟的县城,大队倭人此刻已然进了城,庆阳县城火光彤彤,杀声冲天。

而虚空之上,几位元神真君的交手也渐渐落下帷幕,青羊宫阴神道人,分明一死一逃!徐行知道当是离去之时,神情默然片刻,看到一旁的李纪尸身,目光闪烁了下,探手一招,乘上云梭,飞到庆阳之西,最后落在一座荒山下。

徐行掌中剑光闪烁,法力周转几下,松软泥土混合着草叶顿时四溅而出,现出一土坑,用法力将李纪尸身送入其中,泥土四下,未及片刻,尽数覆盖其身,一方坟丘出现在视野中。

“簌簌……”枝叶纷飞,远处山林中一棵碗口粗细的槐树被法剑自中间一削二断,木屑纷飞,一崭新木牌划过半空,飞到坟前草地上,深入地下三尺。 徐行指尖骈起,铜浇铁铸的法力运于其上,一勾一画间,刻下“李将军之墓”五字,而后沉吟了片刻,右下角这才又刻下一行小字,“友徐行立”。 做完这些,徐行神情沉寂,默然许久,当时夜幕已降,万籁俱寂,荒山野岭之中传来几声“咕咕”的斑鸠叫声。

正在默然不语时,身后一阵微风吹起,“徐小友,”却见银色月光下,李伯言一身青色道袍,手持一柄拂尘,站在不远处静静看着徐行。 “李道长缘何在此处?”徐行心中一惊,疑惑问道。

李伯言不知从哪里变出一壶酒,一边扔给徐行,一边缓步走过来,“贫道去后山寻你商议斗剑之期,听令姐说,你去了庆阳,于是便以秘法循着沉香玉符的气息,追了过来。

”徐行知道李伯言虽说得轻描淡写,但实际是担心自己,心中不由涌起些许暖流,反而没有如平日客气地道谢,而是拿起酒壶喝了一口。

“咳咳……”似是喝得猛了,被呛了一下,往日冷如寒玉的两颊就有些红通通。

“这是你友?”李伯言看着不远处新覆的坟茔和木牌上的字迹,肃容问道。 徐行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算是吧。

”李伯言也拿起一个葫芦,喝了一口酒,凝声说道:“看来小友心中定是有了困惑,不妨说来听听。

”“许是困惑吧。 ”徐行朝李纪木牌方向,在地上倒了一口酒,神色怅然,“只是感慨人力有时而尽,纵然仙道也常有不称意之事。

”“小友想差了……我辈缘何修道?”见徐行神情萧索,听得此问就目中现出深思,李伯言眸光锐利,声似洪钟,朗声道:“难道不就是为了不遇这不忍言之事?至于闭眼即是天黑,灭情绝性,避世而居……”说着说着,就突地顿住,反而蔑笑一声,言辞铿锵,震动四野:“如此之道,我其可乎?”字字入耳,仿若敲打在心灵深处最后一块儿坚冰上,徐行身形微颤,目光幻变迷离,自来此界,一些沉积心头的迷障似乎被一扫而空,宛若蛟龙被斩断了看不见的枷锁,飞腾九霄,一股好似空谷花开的愉悦和感动齐齐涌上心头。 徐行身上一股冷冽晦涩的道意倏然上扬,包裹本源处的一点性灵神光,悄无声息地投落在丹田中,似是华光璀璨、五彩缤纷,也好似一切如常,波澜无惊。

一颗金色种子自丹田中孕育而出,浮浮沉沉,氤氲生霞,徐行却是已然种道完成!待到法力充盈、了却因果,凝结金丹当也是水到渠成,或者此刻于徐行而言,诸般前事已不再视之为因果,视之如平常,反而不受其拘束。 徐行长舒了一口气,端容敛色,深深一揖:“道长教诲,行谨本章分2页,当前第1页。

  • A+
所属分类:情感婚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