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染散文《我的挣扎与懈怠》

来源:本站2019-06-1010 次

陈染散文《我的挣扎与懈怠》

当前位置:正文陈染散文《我的挣扎与懈怠》天晴发布日期:2018-10-17来源:腾讯网作者:天晴浏览次数:旧年最后一天的早晨,忽然间大雪茫茫,浑然一片。

我隔窗向外眺望,柔软的白雪作为这一年的终结,拉上了静悄悄的帷幕。 大雪的后面,是一片阔大无际的空无。 我站立窗前良久,转了转疼痛的脖颈,颈椎立刻发出轻微的咔咔声。 这疼痛已经持续绵延多日了,我无法写作,无法长时间坐着注视书本和电脑。

这莽天阔地之间的帷幕,使我忽然感到该给自己告一个段落,也该和自己谈一谈了。 一直以来,我心里总像有什么急事要赶,但它是什么,我似乎并不清楚。 在家里时,我急着出去,出去了又急着回来。

长久以来,我被那模糊不清的什么事物剥夺了,心不在焉,神不守舍,即使在轻松的聚会上也好像有什么事在脑子里抹也抹不掉,即使到了我喜爱的商城,琳琅满目的物品在我的顾盼间,也分明有一种讲不清楚的什么在我的视线后边隐藏着。

特别是,为了生活,我常常费尽力气地给自己设定理由,说服自己遵循某种人际规则,即使我是如此地厌恶某些事物,我依然要求自己和大家一样与生活的规则或潜规则和谐相处。

但我总是做得恍恍惚惚、磕磕绊绊,用朋友的话说,踉踉跄跄的,没有别人那样轻松自如,费了很大力气却依然没有别人做得好。

哪怕是很小的事,也往往像忽然醒悟了什么大事情似的,荒唐而可笑。

比较周遭体制中的人们,从现实生活某种实惠的角度而言,我不能算是成功的。 而这似乎也是一种必然。 那个经常占据我的是什么呢?难道我真的有什么急事吗?我为何要被它左右?现在想来,在生活中,我经常会冒出一些想法,这些看不见的东西,常常使我神游事外,目光游离,显现出一副似是而非、模棱两可的样子。

糟糕的是,我急于把它们写出来,落在纸页上,好像唯有如此,生活的痕迹才能确确凿凿地留下来,生活本身也才确确实实地经过了,好像那些字本身才是生活。

可是,很多时候,我却不能把它们付诸文字。

从窗口望出去,一个年轻的红衣女人从对面白雪覆盖的童话般的楼洞里走出来,她抬头看看天空大片的雪花,有点束手无策、踟蹰犹疑的样子,雪花立刻吞没了她帽子的红色或者粉色,她仰着头,往她刚刚走出来的那幢楼的一个窗口眺望。

一会儿,一个高大的男人匆匆从楼里奔出,过来牵住她的手,两个人相倚着往外边白皑皑的街道走去……又一个老妇人披着深色的披肩,提着菜篮,蹒跚着从我的视线中走过去,她面朝着被雪片切碎的斑驳的阳光,脸上镶嵌着金色的皱纹。 她的篮子里装满红红绿绿鲜脆欲滴瓜果菜蔬、装满她结结实实的日子以及她沉甸甸的辛苦……也许,她们这一生,什么也不曾书写过。

写下来有那么重要吗?追问探究有那么重要吗?问题正是缘于此吧。

很多时候,我把思考生活当作了生活,清理生活的时间剥夺了生活本身的时间。

我在想,那些若隐若现躲在我的目光后面的文字是什么呢?从外表上看,它们是一本本书,是追问和探究;可实际上,那些清晰的墨迹,那些零乱的片段,它们算不上什么,他们永远抵不过生活本身的强大。 而且,真实的事物写不写出来都存在于那里,意义本身也存在于那里。 在这新年雪幕拉开的一瞬间,伴随着颈椎发出的疼痛的咔咔声,我忽然决定,不要再让那些漫天飞舞的雪花一般的文字捆缚在身上吧!有一件事我必须立刻让自己明确下来,那就是:我要和正在写作中的《僻室笔记》长久地、心平气和地相处下去;没有时间的捷径,没有身体本钱的捷径,更没有任何意义的捷径,可以囫囵而就,急切成章。

我伫立在岁末的窗前,漫舞的雪花使我失神滑落一个一闪之念:让我把它当做一个珍爱的人,耐心地、长久地相处下去,彼此守候。 只是因为,生活本身的意义,比探究生活意义的意义,更为重要。

  • A+
所属分类:情感婚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