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九章 除夕的电话至尊特工最新章节

来源:本站2019-07-1219 次

第三百五十九章 除夕的电话至尊特工最新章节

酒桌上有个定律,说自己喝醉了的人,通常都还保持着理智,而说自己还清醒的人,一般都喝醉了。

秦阳正在想着怎么安抚芍药,旁边的罗诗雅却笑眯眯的说道:“芸芸,坐下来,甭理他们,我们说我们的,刚才那事我们还没说完呢。

”芍药哼了一声,却乖乖的坐了下来。

秦阳表情略微有着两分怪异,小姨可以的啊,芍药竟然真的听话,就这么坐下不闹腾了?猎鹰等人脸上也流露出两分笑意,他们可都是见过芍药喝醉后闹腾那气势的,今天怎么这么乖?不管怎么说,芍药安静下来,不再喝酒,这便是好事,秦阳几人便继续着刚才的话题。

一顿饭吃到九点,大家瓶里的一斤白酒也都喝完了,大家也都差不多到量了。 秦阳笑笑:“今天就这样吧,年后等你们回来时,我应该还在京城,到时候我们再聚。 ”“好!”众人都是洒脱的汉子,也不扭捏,纷纷爽快的答应着。 秦阳叫来服务员,准备买单,却被告知他们这个包间的单已经买了。 秦阳收起钱包,笑笑道:“看来是我们又节约了一顿啊。

”众人尽皆笑了起来。

他们身份特殊,只要占着道理,有龙王罩着,这些什么名门公子哥,什么豪门大少,他们根本就用不着担心什么。

秦阳等人出了门,在门口分开,罗诗雅笑道:“你喝了不少,我来开车吧?”秦阳确实喝得不少,而且开始喝得有些急,头也有点飘飘的。

晃了晃自己的头,秦阳笑道:“算了,我们打车回去吧,你也喝了不少,安全第一。 ”罗诗雅笑道:“也好,明天我让司机来开。 ”两人向着马路边走去,罗诗雅好奇的问道:“你刚才拿出来的那个本本,是什么东西?”秦阳笑道:“军官证。

”罗诗雅笑眯眯的盯着秦阳:“能让城西林家的人退避三舍,这证有些牛啊,能给我看看吗?”秦阳苦笑,知道不给她看,她肯定又要闹腾,从兜里掏出那个小本,递给罗诗雅。 罗诗雅打开一看,一双美丽的大眼睛顿时睁大了:“上校!”秦阳无奈的说道:“如果我说这其实是个假证,小姨你信不?”罗诗雅仔细的看了几遍,然后把证件还给了秦阳,笑眯眯的说道:“你说是假证,那就假证吧。 ”罗诗雅当然不相信这是假证,只是她却并没有去追问的打算。

秦阳的家庭情况如何,罗诗雅自然是清楚的,秦阳能够在二十岁当上上校,这其中牵涉的事情绝对不是一般,既然秦阳从来没有说起,那这些事情显然都是保密,不能和别人说起的,她又怎么会让秦阳为难?今天的聚会,罗诗雅也是看在眼里的,猎鹰等几人各自都有自己的代号,而且一个个看上去气势非凡,显然都不是常人,他们称呼秦阳为老大,这已经说明很多问题了。 罗诗雅自然知道这是秦阳没有刻意避开自己,毕竟自己是他的小姨,他不想搞得太过分,让自己不开心,否则的话,他今天根本就不会带自己。 秦阳笑呵呵的接回证件:“这证件用来唬人,还挺有用的。 ”罗诗雅笑眯眯的说道:“二十岁的上校,能不唬人吗,就算别人怀疑你这是假证,只要还有三分不肯定,不是多大的仇恨,都不会贸然出手,毕竟一个二十岁的上校,那可是前途无限,而且肯定有很强的背景,谁没事愿意去得罪这样的人呢?”秦阳嘿嘿笑道:“是啊,所以说唬人嘛。 ”罗诗雅也没纠结这个证件的事情,她是知道秦阳师傅的事情,有个这么厉害的师傅,做出一些常人难做的事情,取得一些常人难以取得的成绩,这么挺正常的吗?两个人打了个出租,一起回到了秦阳家里,这个春节,罗诗雅会一直呆在秦阳家里过年,也算是避难。

接下来的两天,秦阳有时间就去看望师傅,然后就是陪陪老妈,陪陪小姨,除此以外,便腻在家里,哪里都没去。

秦阳虽然是京城人,但是因为他的经历,他也没什么伙伴,而且今年父亲不在,他们也不回老家过年,所以秦阳显得颇闲。 转眼间,便到了大年三十。

除夕夜,是华夏家家团圆的日子,在外打拼的人们不远千里也要赶回家里,和家里老人孩子共聚一堂,享受着一年来难得的欢聚时光。

秦阳家里却显得有着两分冷清,父亲不在,也没有小孩的欢声笑语,就只有母亲、小姨和他三个人。

秦阳一大早的就被母亲从床上给赶起来了,然后陪着母亲小姨一起去买年货,母亲和小姨两人在前面说说笑笑,挑挑拣拣,至于秦阳当然就是那个跟在后面提东西的免费劳工。 大包小包的扛着东西回了家,家里又开始了大扫除,用罗诗茜的话说这叫除旧迎新。 两个大总裁加一个上校级别的龙组特工,就在家里挽起袖子做卫生,搞得风生水起,就连中午饭都是随便简单凑合吃了一点,一直搞到下午,这卫生才算是全部做完了。 窗明几净,屋子里一尘不染。 秦阳放下手里的抹布,无声苦笑,这做清洁卫生还挺累人啊,感觉比做一次特训都累……做完了卫生,罗诗茜和罗诗雅又张罗着包饺子,大鱼大肉固然不会少,但是这饺子却也是绝对不会少的。 秦阳总算可以偷懒了,坐在客厅沙发上,悠闲的看着电视,同时拿着手机给自己的朋友们发着新年祝福。 他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却是一个陌生的国外电话。 秦阳心中一动,接通了电话。

“喂?”“小阳,是我。

”秦阳眉头挑起了两分,脸上露出了两分欣喜:“爸,你在哪里啊?”秦华的声音充满了歉疚:“我在坦桑尼亚,儿子,对不起啊,今天是除夕,一家团圆的日子,我却不能陪在你们身边……”秦阳理解的笑道:“工作嘛,可以理解,小姨今年在我们这过年,她和妈正在包饺子呢,家里一切都好,倒是你一个人在外面才是辛苦……”。

  • A+
所属分类:情感婚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