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6章 各有心思次元大追逃最新章节

来源:本站2019-07-0667 次

第566章 各有心思次元大追逃最新章节

而后,傍晚。 韩王宫内。

“大王,明珠夫人派小人来问,大王今天是否有空,可以陪她一起赏月饮酒。

”一名身穿黑袍,头带黑色纱帽,声音尖细的宦官进入宫中,躬身冲榻上安坐休息的韩王安——钟图说道。

“赏月饮酒?呵,难得她这么有心。

告诉她,寡人知道了,叫她准备好,寡人处里完手边的事情后就立刻过去。 ”钟图睁开眼睛,看向下面的宦官轻笑道。

旁人不知道明珠夫人的底细,他还能不知道么?传说中的夜幕四凶将之一,潮妖女是也。

一手精湛的调香之术王宫少见,再配以本就不错的姿色和自身的手段,深受原来的韩王安所信任,甚至是一些位高权重的大臣也比之不上。

因此她的一些举动完全不能够以寻常后宫女子的行为而视之,应该以更为贴和实际的方向来思考。

如此再结合最近发生过的一些事情,那明珠夫人此举的真正用意便可想而知,很大可能是想从韩王安这边探询到钟图的来路,以及韩王安突然没和任何人,特别是丞相张开地、大将军姬无夜两人商意的情况下,就开设新衙门,设立新官职,并将钟图这个陌生人推上高位的真正原因。 毕竟身为潮妖女的明珠夫人的目的就是通过掌控韩王安的方式来影响朝政,进而间接影响韩国,可不会希望在自己的计划之外,再多一个不在预料内的目标出现。 然后钟图又装模作样的拿起案几的竹简查看,打发着剩下的无聊时光。 直到太阳西坠,整个天色完全漆黑下来。

钟图所扮演的韩王安将手里的记载着韩国最近几十年事务的竹简一丢,带上宦官,叫上伺候的人,慢条斯理的朝潮妖女所在的宫殿走了过去。

一盏灯火飘摇,照耀着深宫漆冷。 ……与此同时另一边。 紫兰轩。 由高拟真型战斗机器人所幻化的钟图再次出现在了其中。

如先前两次那般随便找个包间坐了下来,一边和紫兰轩里的姑娘嬉戏,一边让人去把弄玉呼唤过来。

公子韩非也如同原著中那般再次来到了紫兰轩,并开言既明的对紫女说出要找卫庄。 紫女没有拒绝,在简单的警告了两句之后,就把韩非送进了卫庄的屋子。

然后紫女离开,藏身暗中默默窥探。

窥探着什么?自然是接下来的故事。 如钟图和紫女。

如卫庄和韩非。

这些她目前都插不进去,还是好好充当一个旁观者,旁观者人和人的交往比较好。

弄玉拂琴,奏出琴声幽幽,盖压着一切。 ……此时,韩王宫内。 经过一番移动,钟图所扮演的韩王安就在宦官的引领下,来到了位于王宫东面,伤门之后不远处的明珠夫人寝殿中。 宦官知趣的在门口处停下,恭视这钟图上前推开宫殿的木门,走入殿中。

宦官上前关好殿门,将空间留给钟图和明珠夫人两人。

钟图大摇大摆的走入,很快就透过一个二层门看到了在宫殿内里单独设计出的庭院中倚榻而卧的明珠夫人。 一身黑色的绝对不因该出现在这个时代的情感内衣,设计新潮大胆,除了材质貌似是用皮的外,并不输于后世专门设计的内饰服装,而且还更加的狂野和大胆,有点女王的意思。

身上罩着一件简单的透明薄纱,躺身在同样有红色纱帐垂落的木床大榻上,微风吹拂,勾勒着明珠夫人的身体曲线若隐若现。 床榻旁边摆放着矮桌,桌上有着酒水和糕点,一副真得想要请韩王安赏月饮酒的架势。 如果其本人的穿着不是那么大胆开放的话。 钟图眼眉一挑,脸上泛起了愉快的笑容。

“爱妃。

”钟图扮演着韩王安走入庭院,冲依在榻上的明珠夫人笑道。

“大王,你来的可真晚,奴家可是等了好半天,都要着凉了呢。

”明珠夫人支起身,从床榻上站起,一边扭着腰肢迎向韩王安,一边故做幽怨的埋怨道。 然后如同演戏一样,轻轻掩鼻打了一个喷嚏。 “阿嚏。

”“诶呀,诶呀,是寡人不好,是寡人不好,快快进屋里来,屋里暖和。 ”钟图演出韩王安的关切,上前环住明珠夫人的腰肢,返回了屋中。

“多谢大王。 只是如此一来奴家却是没办法在和大王一起赏月了呢,还请大王恕罪。

”明珠夫人借势依靠在钟图怀中,歉声说道。

“赏月又哪里有爱妃你的身体重要?不急这一时,不急这一时。 ”然后钟图抱着明珠夫人回到了殿中,在一旁的矮榻上坐了下来。

明珠夫人适时的起身,主动给钟图倒起了酒水。

作为深宫中的女人,自然知道什么时候该腻,什么时候该离。 “大王可要以龙体为重,切不可像我一样,如此不小心。

要知道,只有大王安好,韩国才能安稳,奴家才能放心的饮酒享乐,伺候大王。 ”明珠送上酒樽,满脸关心的说道。 “哎,寡人也不想为了政事太过操劳,但没办法啊。

”钟图接过酒樽,假模假样的叹声道。

“大王可是还在忧心鬼兵案?”明珠夫人借机问起了政事。

“是啊,鬼兵索命,一日不能查清,本王心中就一日难安啊。 ”“大王不是已经把事情交给张丞相了吗?相信以张丞相的精明决断手腕能力,肯定是不会令大王您失望的。

”明珠夫人劝慰道。

“但愿吧。

”然后话风一转,再次说道“来,我们不说这些,喝酒。 ”“那我敬大王一杯。 ”明珠夫人也是识趣,立刻举杯附和道。

钟图举杯,将杯中酒水倒入了口中。

而后一顿,又好似突然响起什么般,突然说道“哦,对了,寡人有件礼物要送给爱妃。

”“礼物?”明珠夫人惊讶道。 到是没想到韩王安还能有这么体贴人的时候,不由得眼睛一转,目光流露出期待的表情。 然而见此,钟图却是微微一笑,伸手在大袍的袖兜里一掏,一个类似发卡一般,通体闪烁着银亮光泽的奇怪物品就出现在了明珠夫人的眼中。

“来,爱妃,让寡人为你戴上。 ”。

  • A+
所属分类:情感婚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