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一十七回 紧急军议沧狼行最新章节

来源:本站2019-07-0915 次

第一千六百一十七回 紧急军议沧狼行最新章节

徐文长又问了几个将军,也多是这个意见,他的脸上仍然看不出任何表情来,一言不发。

这次以车骑将军身份跟随大军出征的刘全眉头微微一皱,上前两步道:“大帅,其实末将一直不太明白,为何我军要远出塞外,在蒙古的地界与之决战?按说我大军乃是步骑混编部队,夹杂着战车与辎重,依托边关的坚城打防守反击方是上策。

”徐文长沉声道:“刘将军,本帅没有记错的话,你应该嘉靖二年就从军了,想必参加过嘉靖二十九年那次蒙古入寇之战吧。

”刘全低下了头,面有愧色:“回大帅,惭愧得紧,那次末将在兰州总管叱列大人麾下,在临洮遇敌,未能取胜。

”“因何而败?”“敌众我寡,以三万步军对阵十余万铁骑,并非我辈不够勇敢。

”刘全说着,突然解下了甲胄,露出上身,林瑶仙看去,满满当当都是蚯蚓样一条条的刀疤与一个个小洞样的箭孔,让人不忍直视。 刘全指着身前几条最长的刀疤,道:“末将当时给砍了几刀,醒来后才从死人堆里爬了出来。 三万兄弟啊,听说生还的还不到五千。 ”徐文长对着刘全问道:“你当年是小兵,可以不考虑为何会输,今天你是将军,能说说敌众我寡的原因吗?今天的情况和当年有何不同?”刘全从没考虑过这问题,一下子瞠目结舌:“这……,大帅,末将只知服从指挥听命行事,未曾独当一面过,您所说的,末将实不知。

”徐文长摇了摇头:“刘全,你从军也有近四十年了,只知上阵厮杀,冲锋陷阵,这兵法战策之事还是毫无长进啊。 当年从西边入寇的蒙古大军也就是你当面遇上的那十余万人,而我朝自大同以西,各路兵将加起来不下三十万。

战败的也不止你临洮一处,二十日内,乙弗泊,临洮,武威,安定,天水,各处守军均战败,旬月之内,丧师十余万,后来亏得高人用计,方才不战退敌。

败因就在于各地守军被分割成孤立的据点,各自为战,方致以少敌多。

”刘全的表情变得很沉痛,似是不愿意回忆那段痛苦的往事,声音里充满了苍凉:“大帅所言甚是,当年叱列大人正是听到蒙古入寇安定,率军去救时才在野外遭遇敌军主力。 ”徐文长点了点头:“正是,我大明是步骑混合,步军为主,机动力上远远比不上蒙古大军,他们十几万铁骑,来去如风,专门捡我几千里防线上薄弱之处打击,所谓万里长城万里空,就是这意思。 ”徐文长的声音在大帐中回荡着,天狼和众将一样,竖着耳朵仔细地听:“若我军其他据点的守军闻讯支援,一旦离开坚固设防的城池,就会遭遇刘全当年的结果,被敌大批主力骑兵围攻。

缺乏战车与骑兵的步军在野外被胡骑来回冲杀,打也打不过,逃也逃不了。

这就是当年我朝损失惨重的根本原因。

”徐文长的目光再次落在了刘全身上:“刘全,你还想坚持当年的守城打法,把历史再重演一次吗?”刘全早已经满脸是汗,低声道:“末将惭愧。

”一拱手,他退回了原来的位置。 徐文长环顾了帐内,沉声道:“破蒙古之策,当效法汉破匈奴之法,刚才刘全所说的据城力战是下策,还有上中二策可选。

”众将不约而同地拱手行了个军礼,连甲片晃动的声音都出奇地一致:“愿闻大帅高见。

”天狼的心里也是这样想的,这次在东线还是靠了传统的战车结阵战法,诱敌来攻,但看起来徐文长要选的是主动出击的打法,他一下子想听听这位当世名将的选择。

徐文长虎目圆睁,眸子里神光大盛,从众将的脸上一一扫过:“中策乃效法汉车骑大将军卫青,以步骑混编部队正面迎敌,弓弩手在前,长枪手居中,战车列于阵前防止敌骑兵突击,骑兵为辅,列于阵中,用作决战时反冲击以及追击逃敌。 ”众将面露喜色,显然这种打法非常合大家的胃口。

天狼有些失望,这和刚才屈文才的选择是完全一样的,了无新意。

徐文长继续说道:“至于这上策,则是学汉骠骑大将军霍去病,精选骠骑,一人双马,轻装迂回,直捣敌军巢穴,毁其营地,杀其老弱,断其给养,并在其必经之路的水源中下毒,待其主力回师来救时,以逸待劳,可获全胜。 ”众将闻之皆面有难色,一共就三万多战马,还要一人双骑,这一万多骑兵要是路上没有向导,碰上了蒙古的主力,只怕是有去无回。 但既然徐文长说到这是上策,无人敢直接出言否定。

徐文长的目光最后落在了天狼的脸上,定住不动,寒光一闪而没。

天狼没有一点开口的意思,还是低下了头。

徐文长的眼神中掠过了一丝失望,开口问道:“诸公可有高见?都可畅所欲言。 今天乃是军议,想到什么都可以说。

”天狼咬了咬牙,他明白刚才的意思,但自己实在没有指挥全骑兵部队万里奔袭的经历,古代兵书上那些名将们辉煌的背后是无数失败者的白骨。

但他又想到了霍去病,出征前徐文长的那句“匈奴未灭,何以家为”的话一直在他耳边回荡,他一下子热血沸腾起来,于是挺身出列,朗声道:“本将愿选上策,亲率精骑突袭敌巢。

”众将一看是他,赞赏,不屑,惋惜的表情俱有之。

徐文长一点也不意外,沉声问道:“你知道俺答大汗的巢穴在哪里吗?”天狼一下愣住了,想了想,道:“这需要侦骑斥候的打探,那俺答大汗虽是出自西蒙古,不远万里而来,但总会有屯粮之所吧。

”徐文长叹了口气,摇摇头,对着天狼轻轻摆了摆手:“你且退下!年轻人有血气之勇是好事,但兵凶战危,这不是你一个人生死的事。

没有可靠的情报,不作周密的计划,甚至没有行军的向导与路线,一旦有个闪失,不但这万余健儿片甲不还,失去了骑兵掩护的十几万大军也只能被动挨打,岂可儿戏?”。

  • A+
所属分类:情感婚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