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H(小小说)2000字

来源:本站2019-06-0931 次

一个H(小小说)2000字

一个H,有很多种意思,对我来说,一个H不仅仅是一个H,而是一个人,一段记忆,和我的一个转折。

——题记班里有一个同学,很特殊。

我叫他小H。 之所以他很特殊,是因为这个小男生值得我写。

——注意!他是我的同学,仅仅是同学关系!而不是朋友,更不是“哥们儿”或别的什么!(尽管他经常不识相地这么称呼)。

实际上,我从来就对他没有过好感——他在我的脑海里留下的印象真的是太糟糕了!我也更因此而疏远他。

甚至,为自己与之同学而感觉到不幸!用“不幸”这个词语,可不是什么夸张修辞。 先不谈论高贵的内在美,首先从外在他就根本无法给人留下好感:个子高,又壮,满脸雀斑。 短头发,平均长度不超过0。

5mm,胖,超级能吃。

他的三围比……都不能叫三围比,那完全是等比!还有一点值得一提的是,他戴眼镜——那效果绝对不是“书生气”,而是“猴子看书”——还把书拿反了。

这样的效果,不少成分来自于他的学习成绩,一直很稳定地在班级的最后几名里徘徊,当着分母——永远在“分数线”下面呆着的分母。

如果,一个人的外表不怎么样,明智点的,就会努力用内涵来补救。

可是,如果连内涵也不加加油,那么这个人差不多就毁了。

这孩子就是,外表不怎么样,气质也不怎么样(从他走路奇怪的样子就可以看出),而内涵更不怎么样。

因为他看待问题时,脑子里似乎总是少根筋。

甚至他的一些思维方式,实在是让我不理解。

关于思想性,最明显的是体现在他的学习成绩中,这方面我不想说太多,因为学习成绩差的人有很多,说明不了内涵。 所以,咱不聊学习,聊过“日子”。

Forexample:每当他做对了一道很弱智,但很花时间的题目时(至少我认为是这样的,因为全班同学几乎都能做对),他就会超级兴奋地蹦起来,对他身边的同学,用所有能使用的词汇,包括脏话和语法很蹩脚的English,来称颂自己的NB。

对自己有信心,这很好。 刚认识他的时候,同学也随之附和着笑一笑,或许觉得他很可爱。

但后来,同学们对他这种兴奋的表现方式疲倦了,因为他无聊的嚷嚷,可爱变成了可恶。 但他的兴奋程度却一点也没有打折,所以,同学们对他所感兴趣的东西也不会产生什么特殊感觉。

渐渐地,也不搭理他了。 同时,我也是发自内心地佩服他的抗干扰能力,都不爱理他了,还能保持同样的态度看待一切。

可遇不可求啊!不过,要是某人光招人烦,还并不是什么大问题,起码是不碍事儿。 可是,他经常性地,在非常不是时候的时候出现。

正如我所知道的,某某对“情侣”在一起甜言蜜语、你哝我哝,二人世界,romantic的时候,他会出现……扫兴吧?自己知道是电灯泡,却引以为豪;或者,我和某某同学聊天的时候,比如我们讨论“鸡油包和牛油包哪个好吃”。 他会半路上杀出来,岔开我们的话题,让我们的嘴巴全都闲上一会儿,直到我们的小H同学观点发表完了后,说:“……关于物理老师的讲课方式,我就这么些观点,那个……刚才,你们的话题是什么来着?”而且,他超级爱拽文,拽的还是英文。

可事实上,他英语不怎么样,非常不怎么样。 英语(口语)不怎么样,也罢,因为地球上60多亿人里有很多人连英语是啥都不知道。

可他总会在别人正确地读出一个句子时候,说人家哪个哪个词读错了,弄得别人以为自己真错了,结果一查,才发现是小H同学在扯呢——真TMD让人受不了!与我相关的,也有这样的情况:我给某某同学讲题,或某某同学给我讲题的时候,他会跳出来,打断原来所进行的一切,抢过话锋,以自己强壮的体格以及肌肉为资本,强迫别人先给他讲题。 再或者,某个同学正在问我某个题的时候,他突然冲出来,连题都不带看,就嚷嚷:“别问他,他懂什么呀,问我,问我!”结果,把题抢过去,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最后盯着题发楞。 直楞到别人把题给抢回来。

但过后他会把题目要来,他还要想。

上面是课余的他。

而在课上,小H同学听到有意思的内容就来劲,没意思的地方就聊天。 这一点我也不多表态。

因为别人也有这样的。 但特殊的是,他经常还会把一些老师讲的内容给听岔,或者说一些诸如此类老师不爱听的话,目的是哗众取宠。

比如某时他会故意大声把英文老师讲的shabby这个词当中文念;比如某时他会把美国国父答成比尔·盖茨;比如某次他会说司马迁是他们家楼底下饭馆卖烤鸭的;比如某次他会说把圆中的“优弧”当做浪荡女子所叫的“YooHoo~”或者,某次上一节副课的时候,老师刚一进来,他就慷慨激昂,义愤填膺地感叹道:“终于可以睡觉了!”——平时副科老师都不来的,因为多半被主科老师把课时给要走了,如果来,那就表示今天上这节副科。

一般的,同学会用老师“闲谈”的时间写写作业或做点别的什么的。 他是故意的。 而且有的时候甚至很做作。 如:当他看见地下有5毛钱,他会捡起来!真的交给老师去。 天!真不知道是他没受过老师的表扬,还是没捡过钱。

前面过了多少人,连看都懒得看,他却真的去捡,并且给老师!老师,当然也“嗯嗯,啊啊,拾金不昧,很不错,好了,赶快写作业去吧!今天的题不少……”这样地表扬他。

回来以后,他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告诉全民:“我今天捡钱了!老师表扬我来着!!!XXOO,OOXX……”哎!在班里他没事就爱跟别人凑在一堆——这很好,似乎每一个这个年龄段的人都如此,但他特别的是,他不会说话。

扎堆起来,往[1][2][3]下一页。

  • A+
所属分类:情感婚姻